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1
    【第二章】陆允风,狗语十级。

     客厅里只开了一盏灯,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两个小时前,陆允风作死答应了好友暂为收养这条狗。

     两个小时后,他便觉得自己有些后悔了。

     他动了动嘴角,开口:“从此以后你就叫二狗了。”

     那只狗先是深沉地看了他一眼,从喉咙里发出两声呜咽,随后用爪子用力拍了两下地气愤地别过头去,不愿再看陆允风第二眼。

     陆允风好笑道:“怎么了,你还不愿意?”

     他走上前捏住狗脖子上的项圈,发现那吊牌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王子朗。

     “你的名字?”陆允风有些愕然,“不是,薛淮给你取这名字?”

     能给一条狗取出这名字,这得是有病吧!

     那狗又用力把头扭向了另一方向,整只狗都趴在了地上,显然不打算搭理自己面前这个人类。

     这下陆允风兴趣上来了,他也蹲下身子,伸出手轻抚着狗头,微微一笑:“子什么朗,你就给老子叫二狗!”

     “……嗷呜。”婊砸。

     成功欺负了一条狗的陆允风此时显然心情很好,他拿出薛淮给的链子把狗先拴在了阳台上,然后走进厨房准备把今天的晚饭给解决了。

     冰箱上还留着合租的室友前几天给自己留的便签,大意是最近都有事就不回来了之类的。

     陆允风又看了眼,把便签从冰箱上揭下来,揉了揉扔进了垃圾桶。

     对方是长他两届的同校学长,近期都在忙着论文和毕业设计几乎都待在学校实验室一直都没有回来,估计再用不了几天就会从这里搬出去了。

     陆允风一边洗菜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等那个学长搬走之后自己再招合租室友的时候应该把哪些要求写上,比如不能抽烟,单身……阳台上这时传来一阵狂乱的狗叫。

     哦……陆允风心烦意乱地想,还得注明自己养了一只蠢狗。

     他放下手里洗了一半的菜,把手放在旁边挂着的围裙上擦干净之后走到了阳台。二狗正跳动着追逐自己的尾巴,口中还在不住的嗷嗷大叫着。

     “闭嘴。”

     “嗷嗷嗷嗷嗷!”凭什么不准狗说话!

     二狗也算是豁出去了,对着陆允风狂叫不止。

     “别叫了。”

     “嗷嗷嗷嗷嗷!”就知道欺负狗,人家才不要理你!

     陆允风见状嘴角扬起一个恶劣的弧度:“好,你接着叫。”

     他转身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然后想了想又进卫生间把一把电动剃须刀拿了出来,“来,你选一个。”他把剃须刀开得嗡嗡作响,另一只手上的菜刀还作势在上面打磨着。

     二狗:“……嗷。”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楼下走道两旁的路灯恰好在这时候纷纷亮起,小区里还时不时响起几声汽车的鸣笛声。

     陆允风盯着外面看了一会儿,视线重新落回了二狗身上。夕阳的余晖刚好落了点在他的侧脸上,金红色的光把他脸颊的轮廓衬得有些模糊,整个人显得愈发柔和起来。

     二狗谨慎地往后退了两步。

     “现在安生了?”陆允风道。

     方才闹得欢的哈士奇小声呜咽,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偷偷向上翻,小心翼翼地盯着陆允风。

     “薛淮是不是从来没打过你?”

     “你脾气倒是挺大。”

     “听得懂我说话吧,听得懂就汪一声。”陆允风把震动着的剃须刀关了,和菜刀一起放到了身后的地上。

     二狗沉默着不出声。

     “现在跟我装听不懂了?先前那架势我还以为你成精了呢。”

     “……”

     “……汪。”

     陆允风被气得没了脾气,走上前去用力撸了两把狗头。二狗以为对方是要来打自己,连忙紧张地闭紧双眼,然而伴随着凄厉的狗叫响起的却是陆允风落在自己头上虽略显粗暴但也不是特别粗暴的爱-抚……

     “这不是挺乖的嘛。”陆允风拍了拍他,然后又笑道,“哦,怂成这幅样子,刚刚以为我要打你?”

     二狗继续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盯着陆允风。

     要不是他是条狗,现在的他一定是满脸通红。

     陆允风对于二狗现在的样子满意得不得了,忽然觉得把它带回来也不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了。他想起不久前在薛淮家的场景,于是问道:“你怎么偏生对薛淮那么凶,就那么不喜欢他?”

     二狗:“……”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我是只狗诶。

     我的天啊你不会还指望我回答你吧?

     陆允风:“……”mdzz。

     今天绝对是中邪了。

     我难道还指望一条狗回答我吗?

     他扶住额头,有些无奈:“我现在去做晚饭,你在这里安静点听到没有?”

     “汪。”

     这之后哈士奇倒真的按着陆允风说的安安分分趴在阳台上,眼睛一眨一眨,大爪子偶尔在地上拍上两下。

     陆允风做完晚饭出来,对方正试图把一只爪子全部塞进嘴巴里。

     陆允风:……

     二狗:……

     二狗淡定地将爪子拿出来,左哼哼右哼哼,就是不直视陆允风的视线。

     他妈的丢死人。

     我只是爪子痒了而已啊啊啊!

     陆允风大笑出声。

     他将一盆拌上了肉汤的饭放在二狗面前,说道:“明天去给你买狗粮,今天先将就一下吧。”

     说着又用力撸了两把狗头。

     此时他已经对自己刚领养的这只哈士奇其实是个高智商通人性的天才狗这一点深信不疑,丝毫不怀疑对方能够听懂自己的每句话。

     果然二狗在把鼻子凑进盆子里闻了两下以后,便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陆允风盯着看了一会儿,便也走到餐桌前开始解决自己的晚餐。

     一道视线偷偷地黏在了他背后。

     陆允风假装没看到盯着自己的那双小眼睛,面不改色地吃着饭。他盘算着什么时候有空再带二狗去医院里做个检查,把该打的疫苗打了该领的证领了,以后也就算是正是在家里落户了。

     至于那些个小毛病……日后慢慢改吧。

     二狗不知为什么突然打了一个冷战,感觉到陆允风似乎往自己这边看过来,赶忙低下头装成认真吃饭的样子。

     陆允风勾了勾嘴,本准备说句什么,放在餐桌一旁的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薛淮打来的。

     他等了一会儿,接通了电话。

     “风哥!”对方语气有些焦急。

     “嗯,有事?”

     “刚刚忘了和您说,这狗叫王子朗,你叫它别的它不搭理你的,还有啊,它有些挑食,平日里最好给它饭里加些肉……”

     “王子朗?”陆允风把手机往下压了压,对着阳台道,“二狗,吃完了吗?”

     一瞬间,躁动的世界安静了。

     阳台那边传来小声的狗叫,却刚好清晰地传到了手机另一边那人的耳朵里。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试探着开口道:“风哥……你说那二狗,是谁?”

     “就是你那狗啊——哦,现在是我的。”陆允风语调轻松,“他现在叫二狗。”

     薛淮:“……”

     为什么?!这不公平!

     薛淮感觉到了自己的前·宠物对自己深深的恶意。

     等到挂了电话又将餐桌和厨房都收拾好了之后,陆允风走到阳台上给被绑在那儿许久的哈士奇解开了链子。

     二狗看向陆允风的眼神中依旧带着警惕,当陆允风的手触碰到他的时候也条件反射般的弓起身子想要往一边躲去。

     陆允风皱了皱眉,却也不好和一条狗过多的纠结什么。

     “跟我去浴室,我给你洗个澡。”说着,陆允风抬步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然而身后的狗却没有跟上,他走出几步以后才发现二狗还待在原地,以为是没听懂,便转过身道:“还不快跟上?身上太脏,跟我去洗澡。”

     他还做了一个举着淋蓬头的动作。

     出乎他意料的,二狗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非但没有上前来,反倒是一边摇着头一边往后迅速退去。

     “呜呜呜——”此时的叫声已经近乎哀求了。

     陆允风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你……”他试探着开口,“害怕洗澡?”

     二狗原地趴下,将脸奋力埋在了两条前腿之间。

     “呜——”怎样,没见过不喜欢洗澡的哈士奇吗?!

     陆允风这幅样子逗乐了,耐下性子走到二狗旁边说道:“那可不行啊,身上脏,不洗澡我不要你睡觉的。”

     “嗷嗷嗷!”不要不要不要!

     “来吧,二狗乖。”

     “嗷嗷嗷!”不乖不乖不乖!

     二狗那条漂亮的大尾巴此时正愤怒地在身后摇动着,坚定、且坚定地表达着他对于洗澡这件灭绝狗性之事的抗议。

     陆允风终于板起脸:“毛太脏,不洗只能剃。”

     二狗:“………………”麻麻救命为什么这个人类总是打我毛的主意qaq

     陆允风最终还是得偿所愿,将不情不愿的某狗拖进了浴室。

     他用手试了试水温,直到感觉到温度刚刚好了之后才对着缩在门角落里的二狗说道:“好了,过来吧。”

     “嗷呜——”真的不能不去吗……

     “听话。”

     “嗷……”我哭给你看哦嘤!

     “快点过来。”陆允风脸又板了起来,俨然一副耐性即将用光的样子。

     二狗:……

     他低着脑袋慢吞吞地朝陆允风走了过来。

     一边走,还一边偷偷地翻着眼睛偷瞄陆允风。

     陆允风心里已经乐不可支,脸上却还偏生摆出黑如锅底的样子,他咳嗽了两声,果然就看到某汪加快了脚步,一溜烟跑到自己跟前。

     “往水龙头旁边靠靠。”

     二狗立马照做。

     陆允风点了点头,将刚刚暂时搁在浴缸上的淋蓬头打开,再次确认水温正常之后,对着二狗身上喷去……

     ——“嗷嗷嗷嗷嗷!操-你大爷烫死狗了!”

     “………………”

     陆允风第一反应是:扯什么犊子,水温我试过了,刚刚好。请不要质疑一个动物医学专业学霸的专业水平。

     陆允风第二反应是……卧槽谁尼玛和我说的建国后不许成精?!!

     老子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