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1
    【第十五章】“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狼。”

     吹风机砸下去的时候陆允风其实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二狗也只是原地怔了会儿,随后便惨兮兮地走回客厅,欲言又止地看着陆允风。

     尽管现在已经变成了人,他依旧是对陆允风保有一种忌惮。

     阳台上的陆允风将吹风机收好以后便走了过来。

     “你这样子能维持多久?”

     也好看看什么时刻去联系科研机构。

     以二狗这个智商看来,自己危险倒是算不上,但再怎么说也是个异类,陆允风自认已经过了相信传说相信童话的那个年纪,相信从此两人就跨越种族过上了没羞没臊的xing福生活什么的……那是某绿色-网站小甜文看多了。

     二狗很认真地想了想:“我不知道。”

     “呵呵。”陆允风就知道不能太把他当回事,他从二狗怀中将已经被揉皱了的靠枕抽了出来,顺势在他旁边坐下,“不知道算了,反正要是变不回狗我就把你赶出去。”

     二狗大惊:“为什么?!!”

     陆允风倒是笑得洒脱:“麻烦,没钱。”

     先前养狗也就算了,要是真再多个人来一并养着,他还真没那个功夫,更没那个能力。

     “你这么穷吗……”

     陆允风被他气得发笑,故意说道:“是啊,我可穷了,再过不久说不定得把你卖到狗肉城去……你做什么?”

     只见身旁皮肤白净的青年此时正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右臂,一双微微泛蓝的眼中满是恳求,他身上只穿着一件陆允风的衬衫,那号码对他来说有些过大了,所以整个人都显得更加单薄。他依着陆允风,可怜巴巴地说道:“不要赶我出去,我不想去狗肉城……”

     似乎是怕陆允风不答应,他连忙又说道:“以后会听你话的!”

     陆允风:……

     【hp-1】

     他有些艰难地推开那颗脑袋,又和他拉开了些距离,这才开口:“不想被赶出去,就赶紧变回狗。”那样,我们也许还有机会继续玩耍。

     “可是……”

     “可是?”

     二狗又抱紧了胳膊:“可是那样就不能和你交-配了啊!我们品种不一样的!”

     “我交你大爷!”陆允风一个没忍住爆了粗口,动作间他隐隐发现二狗身下那物什又站了起来,难怪总往自己身边蹭呢!他心想,真真是发-情的公狗!

     他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该对这家伙好言劝导,这下子所以耐心都没了,他从旁边拿起刚刚的冰袋对准地方按了下去,对方被这么突然一刺激,当即就惊叫出声。按了一会儿还不够,陆允风心想这夜可还长着呢,自己可没精力一而再地这么管他,于是索性去抽屉里将那条还没用过的牵引绳拿了出来,试了试长度,将刚刚被人刺激到重要部位全身疲软的二狗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才有些气息不匀地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二狗的嘴在陆允风坐下之后就被他用手给捂上了,此刻正嗯嗯啊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陆允风从那张白中带着不正常红晕的脸上感觉到了一些凌-虐的快-感……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他用力摇了下头。

     差点就真成变-态了。

     刚刚那个冰袋此刻正待在该待的地方,看二狗那反应,陆允风也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他看了一会儿,怕真给冻坏了,这才给他拿了下来。

     他本想让二狗就这么睡在外面沙发上吗,又怕安峤要是半夜突然回来看到这么个凭空出现的人吓到对方,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让人睡到自己房里比较好。

     二狗一边往房间蹦着,一边嘿嘿笑,心想:就知道他还是对我好,我这么可爱的狗~

     陆允风脸上的神情很是怪异,他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事能让那蠢狗笑得这么开心

     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今天势必是两人只能挤一床了。陆允风倒是没什么介意的,反倒是二狗,从在床上躺下的那一刻起就兴奋得不能自已,要不是被绑着,这会儿估计已经像个八爪鱼一样扑到陆允风身上了。好在后来又被陆允风揍了几顿,这才算是安生。

     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妖怪……

     人形二狗对自己的态度实在是太诡异了……

     自己似乎越来越有暴力倾向……

     带着这几个问题入睡的后果就是,陆允风根本就是一夜没睡!

     早上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刚眯了一会儿,却很快就被身边巨大的震动闹醒了。他睁开眼,视野内一时之间还不是很清楚。

     待他看清后,一张巨大的狗脸出现在他面前,正咧开嘴对他吐着舌头。而他刚刚感觉到的震动也确实不是错觉,而是又变回去了的二狗此时正隔着被子才在他身上,用两只前脚用力蹬着,叫他起床……

     他妈的智障!

     陆允风毫不犹豫地糊了狗脑袋一巴掌。

     “滚下去!!!”

     陆允风脸色阴沉的系着衬衫扣子,一点都不想看见自己身后的那条狗。

     牵引绳散在一旁,应该是二狗变回来之后解开的。

     “陆允风……”

     “闭嘴!”陆允风不胜其烦。

     是的,他本以为二狗只不过是在昨天才有能力变成人,谁知道早在他刚把二狗带回来的时候,对方就一直是能说人话的!自己也真是大意了,那天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听到的那声真不是错觉,而是二狗下意识吼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身后又叫道:“陆允风……”

     那声音哀怨非常,可以想象如果是人的话,此刻脸上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

     可惜身后是一条狗。

     陆允风终于转过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能不能别用这幅尊容这么和我说话?”

     二狗也很委屈:“变不回去了嘛……”

     “那你就别说话!”

     二狗似乎是很害怕,往门外站了站。

     他小声地“汪”了一声,便不敢再出声。

     陆允风这个时候接到了个电话,是他导师打过来的。不同于大多数教授已经两鬓斑白或是各种程度的地中海,陆允风的这个导师却是意外的年轻,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人看上去更是风度翩翩,很有气质。陆允风以前还在f大读本科的时候就与这位教授颇为投缘,说起来他决定继续读研,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教授的大力劝说。

     对方此刻打电话过来,是想和他确认近期课题的进展。前阵子陆允风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导师自然是有了些疑惑。

     解释清楚以后,两人又就着课题的一些思路问题聊了起来,二狗在外面等得无趣,索性自己走到阳台上玩了。

     那天陆允风没拿给他的小鸭子,此时正被他百无聊赖地叼在嘴里。他站在阳台边上透过钢化玻璃往下看,楼下偶尔走过一个人,偶尔窜过一只猫,偶尔又有一辆电驴驶过……二狗渐渐地看得入了神。

     陆允风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这副傻愣愣的样子。

     刚刚电话里导师又无意提到了动物的细胞分裂和代谢速度与人类的区别,也就是将人和动物再次做了本质区分。他这么一个受了二十多年社会主义教育的人就这么接受了自己的哈士奇其实是一个能变成人的狗……也是微妙啊。

     听到他的脚步声,二狗耳朵动了一下,转过身来。

     “二狗……”陆允风叫了一声,接下去又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俯下身从二狗嘴里拿出那只橡皮鸭子,没费太大力气。

     “今天还热吗?”

     二狗看了他一眼,摇头。

     “那就好,”陆允风呼出一口气,“看来发-情只是昨天一晚上的事。”如果真有为期数月的发-情期,自己大概真的会受不了将他丢出去的。

     “变不回来了?”他又问。

     二狗还是摇头。

     陆允风微微皱起眉:“怎么又不说话了?现在还装什么装。”

     “……”

     “刚刚是你不准我说话的!!”

     “还顶嘴?”

     和陆允风说话,二狗永远都是被噎回去的那一个。从前二狗一直以为自己蛮横不讲道理,可没想到这个人类比他还要蛮横,还要不讲道理,更不要提他总是仗着自己宠爱(?)他就恃宠而骄,几次三番地揍自己了。

     他气道:“你真是胡搅蛮缠的小妖精!”

     这句话以前经常听他老爹对他妈说,二狗很懂得学以致用。

     回答他的是陆允风落在他脑袋上的一个巴掌。

     “说吧,怎么回事?”他冷笑,“我可知道,你们妖怪没一个好东西,要是不和我说实话,我一定让人来把你抓起来!”

     尽管二狗昨天才知道“妖怪”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已经知道了陆允风嘴里的妖怪就是指的自己和家人,陆允风说妖怪没一个好东西,就是说他家里没一个好东西。

     太生气了!

     怎么能骂人呢!

     再说了,家里人不也有他吗!陆允风可真傻!

     深信昨天已经被陆允风求-偶成功的二狗如是想。

     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就算陆允风是个傻逼,我也不能嫌弃他!二狗快被自己的深明大义感动哭了,他组织了一下措辞,准备将事情对自己的新婚配偶和盘推出。

     他眼神沉稳,语调低沉,竟是少有的严肃,那句话仿佛有着难以言喻的力量,重重地砸了出来:

     “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