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16.15.14.1
    【第十八章】陆允风,你快点回来,我好想你啊……

     咖啡厅里并没有多少人,陆允风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窗台旁边的那道身影。

     他走过去在那人对面坐下,在他这边的桌面上事先已经被摆上了一杯咖啡,陆允风对这些一向都不是很在意,想来对方也是随着自己的心意点的。

     那杯咖啡已经有些凉了。

     “妈。”

     见对方依旧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己,陆允风不得已开口。

     蒋云芝本来也是故意作出这幅样子,此时陆允风先行开了口,她便也抬起头来,先是上上下下把陆允风打量了一边,然后才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原来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妈?”

     陆允风无奈:“您这是什么话。”

     今天在抵达酒店不久他就收到了蒋云芝的微信,对方其他事情只字未提,只是给他发了这个咖啡厅的地址,那时候陆允风就觉得有些不妙。

     “你人都已经到b城了,是不是我不发消息给你你就一直不告诉我,是不是打算让我一直蒙在鼓里啊?”蒋云芝气得喝了一口咖啡,“你个没良心的!”

     陆允风觉得头有些疼,他确实是没打算告诉蒋云芝。

     “您现在不也都知道了吗……又是薛淮告诉您的?”

     蒋云芝又“哼”了一声,“人家薛淮和希城可比你省心多了。”

     “是是是”,陆允风心道那两位省心的现在还僵着呢,看他这次回去怎么收拾薛淮那个王八羔子。

     蒋云芝又数落了他几句,一会儿说他最近是不是没锻炼,胖了;一会儿又说他往冷天过了也不知道多穿点,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让人省心;一会儿又说他都二十五六了也没见找个人安顿下来,是男是女好歹带来看看。

     “妈!”陆允风本来也就听着,听到蒋云芝已经开始扯要是真找了个男人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终于哭笑不得地打断。

     “您今天找我来不会就为说这事儿吧?”

     蒋云芝一愣,不说话了。

     她双手捧起咖啡杯,十指交叉摩挲着,整个人忽然之间显得有些拘束。

     桌上了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蒋云芝轻飘飘地开口:“我们有好久没见面了。”

     陆允风僵了一下。

     “这些年,你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陆允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年是他父亲出轨,两个人从蒋云芝发现那天开始一直闹到离婚,那之后蒋云芝就出了国,只留下尚且年幼的陆允风一个人在c国。他们那时闹了有两年,陆允风一直被寄养在外婆家里,后来蒋云芝出国,外婆去世,陆允风的父亲陆泽海这才将他接了回去,而那个所谓的家中,早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主人。

     可其实在当时的陆允风心里,对蒋云芝的怨恨是超过对他父亲的。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我是你的累赘吗。】

     年幼的陆允风一直没想明白这两个问题,长大后的陆允风或许有些明白,却不再愿意去想了。

     不像前几年他和蒋云芝完全没有联系,这几年来母子两人也时常会通过通讯工具来了解彼此,或许在旁人看来这对母子的关系已经趋于正常,比如薛淮,总是想尽办法来帮他们缓和关系,可陆允风却知道,有些事情改变不了的。

     他永远无法跨过蒋云芝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抛弃了自己这个坎。

     蒋云芝也跨不过。

     他们之间,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像正常母子那样没有芥蒂的相处。

     那天陆允风忘了自己是怎么和蒋云芝道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那家咖啡厅回到酒店的,他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很多事情都不愿再去想。

     年少时候在心底留下的阴影这个时候一股脑儿的全部涌现出来,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他回到酒店以后在卫生间洗了把脸,便坐在床边上发呆,就连晚饭时候学长过来叫他一起用餐都被他拒绝了。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倒在床上睡过去的,只觉得睡梦中自己的手机铃声忽远忽近地在自己耳旁回荡着,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愣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的手机真的在响。

     那电话应该已经打了好久了,即使没人接听,对方也一直在持之以恒地反复拨着。

     陆允风看了一眼时间,m国二十三点十一分,c国上午十点左右,而那来电显示却显示的是他家里的座机。

     他想着应该是安峤或者是方决打过来的,谁知道接通以后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却愣住了。

     “陆允风,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二狗欢快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他似乎在吃什么东西,有些口齿不清。

     陆允风很快地回过神来,声音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怎么变回来了,安学长他们呢?”

     “哼,”二狗不满地嘟囔道,“他们出去吃好吃的啦,就把我一只狗丢在家里!”

     而且都不和我说话,两个人还经常打架,互相咬!昨天半夜还总发出奇怪的声音,吵死狗了,根本睡不着。二狗决定待会儿要跟陆允风好好告一状,这两个人类真的是太过分了!

     之前陆允风曾经教过二狗座机和手机的使用方法,家里的座机上也存了他的手机号,二狗很聪明,教了几次就会了。

     陆允风听着那边二狗在喋喋不休地吐苦水,说着安峤和方决两个人的坏话,嘴角不禁渐渐地上扬起来。

     “王子朗,”他轻声说道,“在家里要乖,等我回去。”

     电话那边的二狗在听到陆允风叫自己这个名字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后听到后面两句脸忽然变得通红,连着全身上下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

     过了一会儿,他小小地“嗯”了一声。

     “陆允风,你快点回来,我好想你啊……”

     说完这句话,他就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陆允风看着手机屏幕显示有些茫然,之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蠢狗……

     只不过,他今日一直在心里淤积着的郁结忽然间就被扫去了大半。

     难怪人家总说养条狗就是多了个家人,也对,他现在再怎么说也有二狗陪着,算不得是孤家寡人了。

     陆允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准备待会儿先去浴室洗个澡。

     第二天一早,陆允风就跟随着f大交流团去了h学院。

     h学院作为全球知名学府,陆允风自然知道这次的学习机会有多么来之不易。他跟在储清河身旁仔细听着那些教授们之间的对话,可以说是受益匪浅。饶是如此,他仍然担心有什么记漏了或是理解错误,在中午饭同师门学长来找自己交流的时候也表现得比往常积极了许多,让那个胖胖的学长乐呵呵地拍了他好几下。

     为期十天的交流学习其实算不得长,就在这次学习已经到了尾声,还有两天就有返程的时候,陆允风却突然接到了安峤的电话。

     “允风,二狗不见了!”

     伴随着安峤急切的声音,陆允风心当下一沉。

     对方当然没必要耍他,二狗真的不见了。

     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以二狗的智商,他相信走丢什么的几乎没有可能,那就是……被什么人带走了?毕竟二狗之前也说了,他是那样的身份……

     以防万一,他还是先试着给薛淮打了个电话。

     对方这次接电话的速度倒是快,只是语气里带着些鼻音,不知道是感冒还是怎么了。听到二狗丢了的消息,薛淮意料之中的受到了惊吓。

     “你急也没用。”陆允风没有心情听他在电话那头乱叫,“我现在回不去,赶紧想办法把狗找回来再说。”

     陆允风自然也着急,可是他现在人在m国,再怎么着急也无济于事。只希望二狗或许只是自己跑出去玩忘了回家,千万别出了什么事才好。

     好容易交流结束,陆允风落地后第一时间赶回了家中,储清河那边自然是早已经请过了假,对方也宽容地表示了理解。

     回到家的时候方决不在,只有安峤坐在外面沙发上。

     据安峤说二狗是那天半夜失踪的,他们两人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家门大开,狗却不见踪影。

     “大门没有被撬动的迹象,家里也没丢什么东西。”安峤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严肃。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陆允风却清楚,看这样子,真有可能是二狗自己打开门出去的。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阳台上窗户上夹着的几撮毛却让他心生怀疑。这个高度自然不可能是二狗的……

     他没来由地想到了那只布偶猫。

     那只笑得诡异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