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5.4.3.2.1.1
    【第七章】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陆允风说要开始训练二狗的第二天,室友安峤回来了。

     他在房间里盯着电脑看了一上午的文献,到了饭点走出来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就与刚好打开门的安峤对上了面。

     不过是一个星期没见,陆允风竟觉得自己从对方脸上看出了风尘仆仆。

     “中午好。”安峤表情动了动,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陆允风站在原地,本来一上午的脑力劳动就让他反应有些迟缓,现在安峤的突然出现更是让他一时之间做不出什么回应。

     不过安峤看上去对这也不是很在意,他在门口换好鞋之后便径自走了进来,过了一会儿他又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身上已经换上了平时在家穿的家居服。

     “你吃饭了吗?”他对着已经在客厅沙发上坐下的陆允风问道。

     陆允风摇头。

     “我来做吧。”安峤捋了捋袖子,随后便往厨房走去。

     陆允风脑子依旧有些空白,他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室友回来了,并且现在正在厨房做饭的这个现实。

     安峤比陆允风长了两届,是他们学校历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当初合租的时候也算是机缘巧合,本来说好和陆允风一起租的那个同学临时脱了团,人家新找到一处地方去和女朋友一起住了,就在陆允风正想着新招一个室友的时候安峤恰好主动找了过来。原来是那原本的同学心里过意不去,这才把同样需要找人合租的安峤介绍了过来。

     这一届的硕士毕业生明年七月份的时候就要毕业了,对方最近一直在忙着毕业论文和纠结要不要继续读博的问题,不过看着他透露出来的意思,应该是还打算继续考博的。

     只不过以后多半是不会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了。

     最近一段时间对方总是经常性的外出,不过像这次这样一连一个星期没回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陆允风漫不经心地翻着手机,也不知道要不要找个机会问一下,毕竟这也算是人家的私事……

     小腿上突然传来毛茸茸的触感,陆允风低头看去,原来是二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此时正靠着陆允风的腿,舒舒服服地趴在地上。

     陆允风伸出手摸了摸它,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给二狗弄午饭。

     他慢慢地从二狗旁边抽开自己的腿,对方意料之中地嘟囔了一下,却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学长,需要我帮忙吗……”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就发现安峤正对着一碗切碎了的肉-丁束手无策。

     见陆允风进来,安峤放下了手中的菜刀站直身子,一张薄唇抿了抿,说道:“允风,你这是弄来……?”

     陆允风赶紧走上前,道:“这是我切好准备给二狗熬粥的。”

     对方这才状似松了一口气,重新转至另一边忙碌起来。“我说你怎么切成这么细的丁,我方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又想起来什么:“弄这么清淡的,狗是生病了吗?”

     陆允风一边帮着切菜一边把昨天的事和安峤简单说了一遍,当解释到二狗突然发烧的可能原因是,安峤那一向淡然的表情动了动,缓缓地皱起了眉。

     他犹豫再三,最后才似乎是终于下定决心,语气颇有些微妙:“允风,我听说宠物不能总虐待它。”

     陆允风:“……”

     学长,你听我解释。

     陆允风废了一番口舌才勉强让安峤相信自己并不是那种虐狗的人,看着他有些急切的样子,安峤无奈道:“好好好,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安峤的皮肤很白,近乎苍白的那种白。如果是不熟的人刚见到他第一眼甚至会认为他是大病初愈的病人,他看人的眼睛没什么感情,眼神也没什么力度,落在身上轻飘飘的,就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

     陆允风从前一直就觉得,这样一个人,简直一看就像是考古的。

     而此刻他那双向来没什么感情的眼睛却带上了掩不住的笑意,连带着整张脸都变得欢快起来。他把方才已经放在锅里煮过的肉-丁递给陆允风,“你拿去吧。”

     陆允风便接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他装作不经意地问:“学长前几天去哪的?”

     安峤没有很快地回答他,厨房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锅里不时传来油炸开的声音。

     陆允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觉得自己也许是过多干预对方的私事了,就听得安峤沉声说道:“一个老朋友。”

     老朋友什么的,一听就很有故事。

     陆允风在心里乱七八糟地想。

     “你谈过恋爱吗?”安峤突然问道。

     “没有……”陆允风下意识就说了实话。

     “是吗……”安峤垂下眼眸,“我也没有。”

     随后两人之间再度恢复了沉默,就在陆允风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厨房门外传来了一些响动,他转过头,刚好看到二狗在门口用爪子拍着玻璃门。

     它是来监督陆允风的。

     这个愚蠢的人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居然到现在都不给自己吃饭!在厨房里磨磨唧唧磨磨唧唧,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卧槽?

     它一个激动就直接冲进了厨房。

     陆允风莫名其妙地看着它。

     二狗心想,你这个不守基道的铲屎官,这下子可算是被我逮着了吧!

     它先是走到安峤面前,在对方的裤脚上闻了闻,随后一点都没有礼貌地打了一个喷嚏,还试图去撕咬他的裤子。

     呸!

     安峤:……

     陆允风:……

     “二狗!”陆允风语气严肃起来,“你做什么,谁准你进厨房的?快出去!”

     二狗转头扫了他一眼:我偏不出去!

     不给我吃东西,在厨房里和别人,和别人……二狗也说不清陆允风是在和别人做什么,总之很生气就对了。

     它一屁股在厨房地上坐下,低着头眼睛上翻,对着陆允风怒目而视。

     这是它一生气就会有的动作,刚来陆允风家的那几天几乎一天有十个小时都会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过最近却很少有了。

     安峤猜想:“它是不是饿了?”

     陆允风冷笑一声,“哼,我看它不是饿了,是欠揍了。”

     安峤:“……”

     “二狗——”陆允风尽量使自己声音显得平静,“你到我这来。”

     二狗闻言往后缩了两下,喉咙里发出几声呜鸣,显然十分抗拒。然而在陆允风的注视下,他最终还是迈开腿垂着头往这边走过来。

     他生什么气!

     明明我才应该生气!

     陆允风走出了厨房,二狗也跟在它身后走出来。一人一狗在陆允风给二狗铺的临时小床那儿站定,陆允风道:“我昨天怎么和你说的?”

     “我是不是说,你再不听话我就送你去扎针?”

     二狗敏捷地往后一跃,做出防备姿势。

     你这个……垃圾人类!

     “还在安学长面前故意调皮,人来疯?”

     二狗甩了下脑袋:人来疯什么意思?!不懂!别和狗说听不懂的东西!

     安峤这个时候已经不放心地走过来了,他看了看面前这一人一狗的架势,觉得气氛很是诡异。

     他上前劝道:“没事的,哈士奇这种狗……总该调皮一点。”

     陆允风气得脑仁疼,他伸出手扶着额头:“学长你别劝我,这狗就是欠收拾。”

     先前二狗在自己面前无论怎么闹腾,陆允风其实心里都是觉得可以接受的,可这一旦闹到了别人面前……就好像自家的熊孩子跑到别人家去闯祸了一样,陆允风现在心里满满是一个熊孩子家长的自责与愤怒。

     以及心力交瘁。

     二狗突然间大叫起来,一边叫一边往后退,就好像对面的陆允风下一刻就要打它似的。

     陆允风懒得理它,他转过头对安峤道了声歉,随后便往厨房方向走过去。他在给二狗熬的营养粥里面加了些方才的肉末,一言不发地端到二狗窝旁。

     二狗走了过来,却迟迟不敢到陆允风身边碰那碗粥。

     “你过来。”陆允风觉得自己都快被它气笑了。

     见狗还是没有动作,他索性直接上手拉着它脖子上的项圈把它拖了过来,没好气道:“快吃饭吧,这还生着病呢!”

     二狗抽了抽鼻子,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样子。

     你刚刚凶我!坏蛋!那个男的难道比你的狗还重要吗?!

     “你别矫情!算了……我也是,和你一条狗生什么气,你懂什么。行了行了你吃吧。”

     二狗委屈又矫情地在食盆里舔了起来。

     一旁一直看着这边安峤围观了全程,一时竟不知道该做出些什么反应。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脑中莫名其妙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