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30.29.28.27.26.1
    </script>我应该先要经济独立。

     蒋云芝被阳台上的狗吸引去了注意,她有些惊讶:“你还会养狗?不过这哈士奇看起来真精神,但是挺漂亮的。”

     陆允风“嗯”了一声,没有多说,“您回国怎么没提前和我说一声。”

     “昨天才收到律师的消息,晚上就上了飞机一直到刚刚才落地,想着你可能在忙,机场离你这里也不远,就没给你打电话。”她掸了掸裤脚,道,“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北区的那块地。”

     “地?”陆允风皱眉想了想,“什么地?”

     他在蒋云芝旁边坐下来,其实到现在他还是难以想象到底是怎样重要的事能让十几年都待在m国没回来的蒋云芝这么着急地赶过来。

     蒋云芝拿起茶几上没开封过的纯净水打开喝了一口,抿嘴笑了笑:“最近f市北区是不是要扩建商业中心了?”

     陆允风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个风声。”

     蒋云芝接着说:“我那块地刚好在他们的中心地带,是当初你外公买了的,前几年才给了我,昨天我的律师和我说,这次建商业中心有几家企业想要对我这块地进行竞标,需要我本人在国内才行。”

     她又笑了一下:“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陆允风点点头,对这件事也谈不上多上心。他看了眼蒋云芝放在门口的行李,道:“那您这几天住……”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去住酒店。”蒋云芝倒是干脆。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如果您要住我这儿的话,刚好我室友搬出去了,您可以暂时住他那个房间。”

     他唇抿了抿:“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阳台上二狗这时候张嘴打了个哈欠,陆允风这才想起他。

     “二狗,你在阳台上做什么呢?”他站起身,“快点进来。”

     正在喝水的蒋云芝动作一顿,二狗……

     这什么名字。

     二狗闻言乖乖地走了过来,在陆允风面前欢快地摇着尾巴。

     其实早在陆允风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听到他的声音了,只是看随行的还有另一个人,他便一直缩在阳台上观望着。

     蒋云芝天生对动物有好感,看二狗这样子便更加好奇,她对陆允风道:“允风,我能摸摸它么?”

     “嗯。”

     二狗爱答不理地感受着蒋云芝在自己头上的轻抚,心想这个女的到底是谁啊……只不过陆允风都没意见了,他也作不出什么妖。

     “妈,”陆允风道,“您先在客厅待一会儿,我去给您把卧室收拾出来。”

     蒋云芝点点头:“辛苦你了。”

     二狗狗躯一震。

     妈、妈?

     婆婆?!

     他立刻换了副样子,猛然抬起头对着蒋云芝咧开狗嘴,哈哈地喘着气,尾巴摇得比什么时候都欢,一边还生怕自己刚刚那副蠢样子惹得蒋云芝不喜欢自己了。

     看着突然间态度大转变的狗,蒋云芝:“……”

     这狗-崽子还有两副面孔呢?

     因为蒋云芝在,二狗自然不能以以前那样子和陆允风相处。晚上趁着蒋云芝去洗澡的时候,他偷偷溜进了陆允风的房间。

     陆允风本来正在浏览一个论坛,听到背后的动静他表情动了动,却没有转过身。

     “陆允风。”二狗将狗头伸到他腿上,“那是你妈妈呀!”

     陆允风点点头:“嗯。”

     “你妈妈真漂亮!”二狗立刻夸道,“难怪你也这么好看。”

     陆允风终于忍俊不禁:“少拍马屁。”

     他道:“还好你这几天都变不回人,我也不知道她今天会来,要是让他看到了你那个样子,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二狗有些紧张:“你妈妈不知道你是同性恋吗,她不喜欢你喜欢男孩子吗?”

     “额,那倒不是。”

     “哦。”二狗心想那说不定被看到了也挺好的。在心里坚定了要打好婆媳关系的二狗暂且将这件事放到一边,他这会儿来找陆允风是有别的事。

     “你今天不在家的时候二哥来了。”

     “怎么了吗?”陆允风从论坛里点进一个链接,随口问道。

     “他说他过几天就要回孤狼星了。”

     陆允风松开鼠标,盯着他挑眉:“怎么着,终于不要你了?”

     “才不是呢!”二狗听出陆允风是在逗自己,有些小生气将下巴在他腿上磕了磕,“他说是父王叫他回去的,顺便也把白闪闪带走。”

     白闪闪便是那只布偶,孤狼星隔壁鱼干星的伯爵。

     二狗继续说:“他说这次可能要过好久才会回来……”

     “嗯,”陆允风点头,“我知道了。”

     “他还说我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变成人了,我现在还没有成年,力量不稳定,以前也经常这样的。”

     “不着急,”陆允风关掉其中一个页面,“这几天我妈妈在这里你变成人也不太方便,等她回m国再说吧。”

     “哦……”不知为何,二狗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一会儿,二狗小声说道:“陆允风,我想出去找个工作。”

     陆允风一时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找工作,”二狗往后退了几步趴在地上,两只爪子蒙住眼睛,“陆允风,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那天和我说的话……我觉得你说得对,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太笨了。”

     他有些尴尬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两爪依旧放在眼睛上,“不过你说,你不想要在接受我以后再像养个**物一样……我想了好久,觉得现在你就是在养着我,我白吃你的喝你的,这样不对。”

     他有些激动:“要想平等地面对你,我应该先要经济独立,不能被你包-养!”

     陆允风“噗嗤”一声:“哦?真这么想的?那你倒说说,你能做什么。”

     “啊??”二狗略茫然,“我、我……我可以去,去……去高房子上面擦玻璃!”二狗想了半天想到昨天综艺节目上播放到的几个临时工作,其中就有让一个明星去二百多米的高空清洗玻璃的缓解。

     “得了吧你!”陆允风从椅子上离开走过去敲了下他的头,“你能做什么?小蠢狗。”

     二狗很想反驳,自己明明是在很严肃地和他说事情,他为啥要突然骂狗?

     很莫名其妙,令狗费解。

     “不用你工作,我养你还是养得起的。”陆允风虽说现在在读研没有工作,但是从前他没成年的时候陆明杰和蒋云芝给他的抚养费都不菲,到现在存在他银行账户里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再加上院里给的补贴也不少,陆允风平日里又时常在一些杂志上发表些文章,除了学术性杂志外他偶尔也会给一些小说杂志投稿,总体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可我不想……”

     “工作我是不需要你去找,但你要是觉得在家里无聊或者是实在觉得被我‘**’不好,我倒是有个地方可以让你去。”他摸了摸狗头,“我的老师,储教授他们办公室最近缺一个小助理,不过说是助理,也就是平时扫地倒茶水什么的,这些平时你都会做,他们那里还没找人,你要是愿意去,我可以给你说。”

     他心想确实每天二狗在家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要么就是追尾巴玩,确实有些无所事事。

     “你老师凶吗?”

     二狗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孤狼星的那个红狼老师,非常凶,还骂自己是傻逼。

     特别讨厌。

     陆允风想了想,道:“应该不凶。”

     “那我……”二狗还没说完,房门就被人敲了两下。

     “允风,你现在有事吗?二狗是不是也在你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