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29.28.27.26.1
    【第三十章】“嘿,这哈士奇看上去真精神!”

     “虽然现在问有些为时过早,”储清河将桌上的资料收好装进包里,“你硕士毕业以后还打算继续读博吗?”

     陆允风摇头:“不了,那之后我可能会选择去找一份工作,宠物医院或者是哪个中学的生物老师。”

     储清河笑了笑:“也挺好的。”

     两人从储清河的办公室里出来途径教学楼的时候正好几个班下课,走廊过道里拥拥挤挤满是人,有几个认出储清河的学生停下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储清河也都微笑以对。两人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出了教学楼,他们走的是出学校的路,越靠近校门路上人越少。

     储清河这一路上来都很沉默,他带着陆允风去门口的教师停车位去了车以后就一路向西,这个时候路上的行人车俩并不是很多,开到后来甚至要隔好久才会碰上一辆车。

     汽车驶出西郊,最终在一座公墓园前停下。

     储清河解开安全带后从后座拿了一束红玫瑰,陆允风也紧接着打开车门,随他下了车。

     西郊有些雾蒙蒙的,公墓十分安静,两人踏在大理石砖上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最后,他们在一座墓碑前停了下来。

     储清河弯下腰去将那束玫瑰放在碑前,用手将碑上的灰沉轻轻拂去,他顺势就那样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道:“会不会觉得奇怪?我每次来看云秀都会带这一大捧玫瑰来,你心里大概会想,这与墓地的气氛多不符合啊。”

     陆允风来这以后有些沉默,他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因为师母生前喜爱红玫瑰么?”

     “嗯,没错,”储清河两眼带着笑意,流露出追忆往昔的神色,“明明是那样喜静的一个人,却偏偏喜欢红玫瑰这种艳丽绚烂的花。”

     他抚摸着墓碑:“可惜现在就算是将它们全送到她的面前,她也再看不到,闻不见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空气中太多水汽,陆允风觉得储清河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雾,有些湿润。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又沉默了半晌后,他道:“对不起。”

     “我早说了,你不用道歉。”储清河靠在墓碑上,仰头看着他,“我厌恶你父亲,也羡慕你父亲,可是就像很多人曾经和你说过的那样,这都和你无关。”

     “允风,这三年你每年都陪我来这里,云秀如果能够得知也一定会很高兴。可如果你一直都是抱着替你那个父亲来向云秀赎罪的念头来的话,那你从此以后也都不用来了。”

     “云秀不需要那个人的赎罪,他也不配。”

     “老师……”陆允风握紧了拳头。

     这里躺着的其实并不是储清河的妻子,或者说,这里躺着的是一位储清河深爱着的女子。

     而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则是陆允风的爸爸陆明杰曾经的出轨对象,导致陆允风从小便家庭破碎的罪魁祸首之一。

     他当初第一次在储清河家里见到云秀的照片时便将她认了出来,也是那时候才得知云秀和储清河曾经的关系。

     当初云秀是陆明杰的学生,陆允风现在的小妈孟思静也是陆明杰的学生,只是不同的是云秀当初并不知道陆明杰已经有妻有子,孟思静却知道。陆明杰同时周旋在两个女学生之间,最后甚至还让其中之一的云秀怀上了身孕。

     闹剧起源于云秀发现陆明杰与孟思静的关系,爆发于陆允风的母亲蒋云芝发现云秀的身孕,结束于云秀生命与陆蒋二人婚姻的终止。

     这场闹剧中,蒋云芝和不知情的云秀都是受害者。

     而于陆允风来说,害死储清河最重要的人的凶手,还是他血缘上的父亲。

     ——————

     陆允风有些颓然地回到家,自那次陆明杰的寿宴之后他精神就一直不大好。

     他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得一声:“允风。”

     陆允风惊愕地抬起头:“妈?!”“您怎么来了!”

     “你那是什么语气?”蒋云芝不满地蹙起眉,“我就不能来吗!”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您这个时候会回国……算了,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蒋云芝进屋以后四下打量了一下,道:“先前听说你和另一个学生合租的,他现在不在家?”

     “不是,”陆允风帮蒋云芝接过行李,“他搬出去了,现在不住在这儿。”

     “那你现在一个人住?”

     “也……算吧。”陆允风回避了这个话题。

     蒋云芝的注意点很快被别的地方吸引了,她指着阳台,有些讶异:“你现在还养了一只狗?”

     陆允风顺着她的指尖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二狗正扒着阳台门的玻璃,瞪大着眼睛看着这边,眼睛瞪成了一对斗鸡眼。

     “嘿,这哈士奇看上去真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