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冥婚
    听到我的叫声后,我娘第一个冲进我的房里,她看到倩姐后,也是吓得脸色发白,身子直打着哆嗦。

     我爹进来看到后,立马就抄起了菜刀,如果不是被爷爷给拦住,倩姐可就要遭殃了!

     倩姐趁爷爷拦住我爹时,从旁边窗户跳了出去,我奶奶迷信鬼神之说,她说,怕是倩姐自个儿从坟堆里爬了出来,找我索命来了,得赶紧找个法子制住她。

     这事急,我爹连夜就跑了躺隔壁村子,请来了位八字先生。

     八字先生姓李,都喊他作李道人,他是个瞎子,戴着副老黑镜,穿着灰色长马褂,背着个麻布包,拄着根蜡黄的竹杖,上面还拴吊着个烟袋。

     他来我们家,都还没进门,就说我们这房子有很深的怨气,四周草木枯萎,天光偏黯,了无生机,迟早会出事的!

     李道人还说,这么重的怨气,是他见过最为棘手的一次,如果了解不明白缘由,是无法下对策的,因此爷爷才没有隐瞒,把我咬死倩姐的事情,告知了李道人。

     李道人听了之后,语气沉重的说,冤有头债有主,是我害死的倩姐,她就一定会来找我索命!

     我娘一急,拉着李道人的衣袖,连忙问他要怎么样才能救我,爷爷也在旁边说,只要能救得了我,出多少钱都愿意。

     李道人一个劲的摇头,叹气说,倩姐的怨气很重,想要强行破除她的威胁是不可能的,因此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我跟倩姐举办一场冥婚!

     我娘脸色一变,紧拉着我的手不放,她说∶“喜伢子才十岁,要是让他跟刘倩倩结了冥婚,那他将来这辈子可咋办哩?”

     娘是说什么也不同意这个事情,我娘说,把我带到城里去,那里人多,说不定就能摆脱倩姐。

     对此,李道人也不好再说什么,连工钱都没收,就独自走了,我娘为了我的安危,当天晚上就收拾了行李,准备带我去城里避风头。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那天晚上,倩姐她又出现了!

     这次她的出现,带着血腥,把我爹给杀了!

     我亲眼见到,倩姐的长满指甲的双手,狠狠插进我爹的胸口,我爹嘴里喷出股子血,倒地上一命呜呼!

     得手后,倩姐鬼魅般的身形,几闪之下迅速逃离了出去,我傻乎乎的愣在原地,等醒悟过来后,才发现我爹已经死了!

     我爹死的这件事,在村子里炸开了锅,村里的人都说我爹死得太可惜了,出殡那天,来了很多人为我爹吊唁送行。

     这事对我娘的打击很大,在灵堂上,我娘抱着爹的棺材不肯撒手,以泪洗面,泣不成声。

     爹出殡了以后,我娘晚上都会在房里偷偷抹眼泪,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一下就消瘦了很多。

     奶奶悲伤过度,更是出言责怪我娘,说当初要是听李道人的办法,让我跟倩姐结了这桩冥婚喜事,我爹就不会死了。

     为了防止家里还出事,爷爷把李道人再次请来,问他除了让我跟倩姐结冥婚之外,还有其他办法没有?我还这么小年纪,不能糟在刘倩倩这个死人身上。

     李道人叹了叹气,说没有其他法子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我不跟倩姐举办冥婚,倩姐她还会再来报复我们家的!

     可能是听到了奶奶的责骂,这次我娘没有提反对,或许是怕不同意,招致给我们家带来更大的灾祸。

     就这样,在爷爷跟奶奶做主下,由李道人调摆,我跟倩姐的冥婚,就这么订了下来!

     李道人说,虽然是冥婚,但场面却要办得浓重,因为要跟倩姐讲和,所以排场不能低,还有要准备好红纸钱,龙凤烛,新娘袍,凤冠霞帔,以及供奉用的檀香,水果烧鸡等物品。

     举办冥婚的那天晚上,李道人换上一身枯黄道袍,在我们家门口摆上案桌,香炉点香,四周路上点上煤油火把。

     除此之外,李道人他还用桃木剑割破我的手指,放出血来滴洒在新娘红袍上。

     李道人说,这是召来倩姐,如果她愿意与我结冥婚,她就会拿起新娘衣服,到时就可以跟她拜堂成亲,至此,便能化解她的怨气。

     村里的每家每户,早就收到了爷爷发出去的喜帖,当晚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了我家看稀奇,活人跟死人结婚,这种带恐怖色彩的事情只在别处听说,而我们村子却从未有过。

     准备好了一切,李道人挥动着桃木剑,嘴里念动着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感到了一阵阴冷之意,旁边路上点着的火把,火焰忽闪忽灭,很是诡异。

     突然,所有的火把都在一瞬间熄灭,在场的人村民们也感到不对劲,各个都紧张的绷起神经来。

     黑暗中,我看了倩姐她走了出来!

     李道人提早跟我们打过招呼,要是倩姐来了之后,千万不能对她动手动脚的,否则就是对她的不敬,那这场冥婚可就办不成了。

     现场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不敢喘声大气,他们都是头一次见死人还跟活人似的,生怕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就给自己招来麻烦。

     倩姐缓慢的走到案桌前,犹豫了片刻后,伸手将新娘袍子抓起来。

     李道人虽说是瞎子,可我怎感觉他能瞧见似的,在倩姐拿起新娘袍子后,李道人连忙罢手,要我站到倩姐的身旁,倩姐偏过脑袋来,煞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木讷的看着我。

     “新娘新郎就位,请更衣洁容,待吉时到临,拜堂成亲!”

     随着李道人的一声吆喝,我娘搀扶着倩姐,缓慢的走进屋里,开始给她换上新娘装,而我身为新郎官,自然也不例外,一身黑红马褂配礼帽,还挺合我身的。

     不一会儿,我娘就牵着倩姐出来了,此时的倩姐,已经换上了新娘子的衣裳,一身大气之红,还披着红盖头,如果不说的,恐怕没人会知晓内情,倩姐她其实是个死人!

     “奏乐,起!”

     李道人挥手间,早已准备好的乐队,敲锣打鼓的响动起来,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我爷爷跟奶奶提着大桶喜糖,在现场派发起来,跟活人结婚没有任何区别。

     李道人作为主婚人,继续主持。

     “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拜堂入礼!”

     我牵着倩姐的手,凉飕飕的,她那修长的指甲,也已经被我娘剪掉了。

     “一拜天地!”

     我跟倩姐,对着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同时鞠躬。

     “二拜高堂!”

     倩姐的父母在国外,这个高堂就只有我娘,在我弯腰的时候,我看到娘的脸上,露着一丝愁。

     “夫妻对拜!”

     我松开倩姐的手,跟她对站,同时朝彼此弯腰。

     我原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没想到李道人竟然还喊了句话,瞬间让我打了个激灵。

     “礼毕,欢送新郎新娘,步入洞房,共享花烛之夜!”

     这话如同惊雷,我娘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把我搂在怀里,咧着嘴瞪着李道人,“说你的鬼话去,喜伢子这么小,晓得洞个屁的房!”

     李道人听了,淡淡的说∶“冥婚也是正常的结婚,如果不能洞房,喜伢子跟刘倩倩就算不得夫妻,这样不仅这场婚礼无效,还会激怒刘倩倩。”

     我爷爷也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愣站在原地,我奶奶见了后,皱着苍老的面孔,又指着我娘,厉声喝斥道∶“老头子你还站着干啥,还不快去把喜伢子他娘拉开,让喜伢子把这洞房给完事喽。”

     “可这也…”

     爷爷有些为难,可奶奶态度逼人。

     “你个老家伙真是蠢得死啦!李道人不是说了么,要是不让喜伢子洞房,我们柳家的人,全都会被刘倩倩给害死的!”

     见此,李道人走到爷爷面前,他说∶“这可能让喜伢子为难,毕竟他还小,可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你们柳家今后恐怕都不会安宁。”

     爷爷皱眉思索一番后,走到我娘门前,说了句没办法,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但我娘却死活不肯撒手,将我搂得紧紧的,不管我爷爷怎么说,娘都当耳边风。

     眼看着良辰要过,我爷爷也顾不得那么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我从我娘的怀里扯出来,我娘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对我爷爷拳打脚踢还带咬,死活不肯松手,可我娘终究是女人,力气比不过爷爷。

     看到我被夺走,娘发疯似的尖叫来,在婚礼现场大闹起来,几乎看到什么就砸什么,还将怒火撒到了倩姐的身上,差点就一脚踹了过去,我爷爷连忙让村里的几个年轻小伙,把我娘给拉了出去,隔老远了都我还能听到娘的叫声。

     “喜伢子你别怕,你娘这是一时的想不开,等过了就好了。”

     爷爷摸了下我的头,安慰着我,李道人走了过来,他说他已经作了法,让我跟着倩姐进了洞房以后,按她怎么做的来就行了。

     就这样,爷爷拉着我,奶奶拉着倩姐,进了新婚房。

     倩姐端庄静坐于床边,披着红盖头,一动不动。

     见她不动,我也更加不知道做什么好,在我发愣的时候,倩姐突然伸出手,自己摘下了头上的红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