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爹竟然是僵尸
    “好了,你爹的尸体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封棺埋了吧。”

     说这话时,卫冕故意提高了声儿,我爷爷听了之后,皱眉有些不解的问他,“卫小师傅呐,既然这喜伢子他爹的尸体没啥事的话,那给刘倩倩棺材里贴聚阴符,让她变成僵尸的人,到底会是哪个啊?”

     “这个…暂时还不太清楚,需要等待时间。”

     卫冕的回答,让爷爷有些摸不着边,将爹的棺材重新填土之后,卫冕让我爷爷找齐些东西,说是用来救我,解除我身上的饕餮煞。

     需要的东西有,槐树的树根,湖底的鹅卵石,百足的黑蜈蚣,刚死不过七个小时之人的衣物,卫冕说的这些东西,都是阴性极重之物,不过放在农村来说,要找到还是不难。

     我们村子后山里就长有许多大槐树,在靠近隔壁大爷爷住的村子,就有一口大水湖,在里头找到鹅卵石也不难,我二爷爷家以前就养过蜈蚣,拉到城里卖了不少钱,现在找二爷爷应该也能搞定。

     只有最后这一点,这刚死七个小时不到的人,可就棘手难找了,饕餮煞只给了我七天的时间,如果七天过后,还没有办法解除的话,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爷爷表示,不管这些东西有多么的难找,只要能够保住我的命,哪怕是要天上的太阳,他也会拿竹竿子给我棒打下来的。

     “哎这可有些不对啊,卫小师傅,你之前不是有说过的么,喜伢子身上的饕餮煞,只有吃了一百具死人尸体才能消除的吗,那为啥你还要找这么多不相关的东西啊?”

     我爷爷想到的这个不解,也正是我想要问卫冕的。

     “老先生放心,万喜这孩子才刚拜我为师,我怎么可能会让他死呢,只要有我卫冕在,没人能让他死!”

     时至今日,我仍旧记得卫冕他说这句话时的霸气,怎么形容,就是一种自信心爆棚的感觉!

     我爷爷一听,我竟然成了卫冕的徒弟,心有惊讶之余,也是有几分落心,因为我本就中了饕餮煞在身,能够得到道士的帮助,还是以徒弟的身份,这样一来就能将我的安全系数提高不少,况且在那个年代,作为一名道士是很吃香的,算得上是一门不错的职业,将来养活自己是不成问题。

     我跟爷爷带卫冕回家之后,我奶奶瞧见卫冕他这满头的白发以及白眉的模样,脸上也是写满了惊讶。以奶奶这么大岁数年纪,活了大半辈子了,都从未见过长卫冕这样的人,要是不说他是道士的话,奶奶还以为是见到了什么胡乱的疯子。

     我的事情乃当务之急,爷爷动用他所有的人际关系,不仅仅是在我们村子,旁边附近的几个村子都散去了消息,要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将卫冕所提出的这些东西全部找齐全。

     回房后,卫冕单独告诉我说,我爹尸体其实并不正常,而是有所古怪!

     他说,我爹被倩姐所杀,而倩姐又是僵尸,她的体内有着尸毒,而尸毒具有传染作用,所以我爹在死后也应该会变成僵尸,但刚才在检查我爹的尸体时,却发现他并未尸变,造成这样的结果,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我爹他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使得倩姐的尸毒并没有感染他,说到第二个原因之时,卫冕的神色有些沉,他说,除非我爹在被倩姐杀死之前,本就是一具僵尸,所以才没有刚被感染成僵尸的尸变症状。

     我一听,连忙摇头说这不可能!

     我爹生前是好好的活人一个,能吃能喝,我淘气不听话,他还晓得拿麻竹杆子狠狠的抽我屁股,他跟倩姐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怎么会是僵尸呢?

     见我不相信的样子,卫冕解释给我听,他说僵尸跟我们正常的人是一样的,也是有着男女之分,老人小孩之别。按照一般来说,僵尸分为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八个不同类型。

     生前要争气,死后要咽气,如果人死之后,有气不消,便会成为僵尸中的紫僵,如果没人阻拦,任由紫僵这么的作恶发展下去,经过年月的积累,实力就会一步步的往上攀升,变得更为强大!

     卫冕说,实力到了绿僵的僵尸,就能逐渐拥有自身意识,而到了毛僵之后,就能开口说人话,与大部分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而上到飞僵级别,如果没有玄术一类的方法查看,几乎是发觉不了飞僵的身份,就可以在人群中肆意为之,就很危险了。

     卫冕给我讲述了这么多,也是尽到了他身为我师父的职责,那个时候看来,关于师徒的这层关系,在我心里的意识还是比较淡薄的,只是觉得卫冕他很厉害的样子,跟他待在一块会有种踏实的安全感。

     卫冕还说,以我爹生前正常的表现,没有任何破绽的露出,可以判断他是僵尸当中的飞僵。达到了飞僵的这层实力,要是封闭了自身的僵尸状态,变成常人模样,是没有人可以发现其真身的,就像今天开棺检查我爹之时,他也只不过是发现了一些异常,并不能完全的肯定我爹就是一具飞僵。

     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飞僵的隐藏能力十分厉害,连卫冕都难以发现,我这样的小屁孩怎么可能察觉得到,我爹他生前的不正常呢!

     尽管如此,可我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更是难以接受,如果我爹他真的是头恐怖的僵尸,那么以前他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那些种种场面,我实在是感到了后怕,不敢去想。

     卫冕他说,现在说我爹是僵尸,我可能难以相信,不过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让我相信的!

     我又问卫冕,在我爹坟场时,为什么要说我爹的尸体没有异常?

     对此,卫冕却是笑了笑,没有立马回答我,拍摸了下我的脑袋瓜子,又说了一句∶“用不了多久就让我明白的。”

     我这里是一头雾水,什么也都看不到,可卫冕却是显得那么的自信,好像什么都在他心里明白了似的。

     我本就好奇心比较重,被他的话这么一挑逗,心里跟猫抓了似乎的直痒痒,可我又自己解不了疑惑,就期待着卫冕说的这个用不了多久,到底是多久。

     我娘从我跟倩姐结冥婚的那晚,被爷爷叫人拉走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回来,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爷爷强行要我跟倩姐洞房,她受到了刺激,所以才没有回来的,这期间我也想过去找娘,可村子就这么点点大,娘她要是想回来的话,肯定早就回来了,我估计她是心里有气,回了外婆家。

     卫冕来了我们家,一向待客热情的奶奶,是杀鸡宰鸭,好吃好喝的招待卫冕,供为座上宾。不过这些荤菜对卫冕来说,却是不能吃的,他说他是道士,只吃粗菜淡饭,不食山珍米酒,管个肚子饱这就行了。

     我笑着问卫冕,那我拜了你为师,岂不是以后我也不能吃这些带荤的东西了?

     卫冕摇头,他说我这个弟子年纪还小,所谓童无禁忌,等我以后满了十八岁,再来禁荤也不迟。家里的房间少,卫冕跟之前倩姐一样,也住进了我的房间。同样,卫冕他也没有要我打地铺,而是让我跟他一起睡,他说要我先好好的睡上一觉,晚上才会有精神。

     我刚开始还不明白这话意思,等到了深夜时分,卫冕叫醒了熟睡中的我,他要我跟他出去外面走一趟。

     难道是大半夜出去溜达?

     不对,我看卫冕的样子有些急匆,肯定是有事情,也就不说二话,连忙爬起床穿好衣服,边揉着眼睛边跟着他走,我看到他还拿上了桃木剑。

     一路走过,卫冕竟然带我来到了倩姐的坟场!

     我跟卫冕蹲在旁边的一处灌木丛里,透过叶子间缝隙,清楚的看到了倩姐的出现!

     倩姐她站在自己的坟墓前,一动不动,死灰煞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浮出,我注意到她的手指甲,在跟我结冥婚的那天晚上,明明是让我娘给剪了的,可这才过去多久,竟又长出这么长的来,而且比上次的还长了许多,就像拿在手里的长条刀子似的渗人。

     卫冕示意让我别吭声惊扰到她,可这都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倩姐她还是没有反应的站在原地。

     现在又是深夜,气温有点冷,正当我有些失去耐心的时候,倩姐不知什么情况,突然的掉头就往后跑,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卫冕见了后,当即就跃出灌木丛,身形敏捷的朝倩姐追上,我连哎了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倩姐跑得很快,卫冕也追得快,而我却是最慢,追赶途中,我看到卫冕的手指夹着黄纸符,应该是要对倩姐她出手。

     卫冕脚下生风,速度极快,眼看就要追上倩姐之际,突然间,就有一阵阴森的怪叫声传来,更是刮起了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