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5章:黑缸炼尸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卫冕说出骂人的话来,可见他的愤怒也是有多么的强烈。

     我更是好奇起来,小声的问卫冕这黑缸里面装的是什么,他阴沉着脸说,装的全是人,许多的人死了之后,都被扔在了这个缸里,混着尸体跟血,像锅大杂菜,全部葬身在这口黑缸中,然后再用火去焚煮…

     “别说了师傅,真恶心…”

     我忍不住再干呕了几下,弄得我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心想这是那个王八犊子弄出的这种缺德事,真是要遭天谴报应!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爹了。”

     卫冕的话让我吃了一惊,根本不敢相信。

     “啊!”

     “这怎么可能,我爹他怎么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还好卫冕及时解释,他说∶“这件事确实是你爹做的,但这是幕后之人操纵他而为之,就像是一把剑,本身是没有杀戮的,只有握剑的人才是元凶。”

     还好是这样,不然我可真会替我爹着急,可想了想过后,这幕后的人出于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让我爹干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

     “这口黑缸名为黄泉鼎,往鼎内加入人的尸体,再在鼎底下用磷火,也就是所谓的鬼火加以焚烧,把尸体当成猪肉一样,煮出血水,融化尸骨,最终汇聚到一起,便能熬出一锅天尸汤。”

     卫冕为我解释的时候,脸上也是露着反感。

     “你爹之所以让刘倩倩杀了他,就是当着你们柳家人的面,宣布他已经死去,这样一来,幕后之人就能让你爹全心全意的腾出时间,让他来熬制这锅天尸汤。”

     我不解的问∶“这幕后的人应该不止控制住我爹这一具僵尸吧,就像那头突然跳出来拦路,被师傅你给秒杀的飞僵,为什么却偏要让我爹来干这种恶心的事情?”

     听言,卫冕走到我爹的面前,抓起他的手,用没有出鞘的桃木剑一割,在我爹的手腕上划开一道小口子,竟流出绿色的血来,滴落在地上!

     卫冕嗯了声,他说∶“那是因为你爹不一样,他的身上流淌着的血液,乃是木行阴血,不管人生人死,都不会改变颜色。这种血乃是人血之中,属于上等的一类血,能够对阴物有着极大的滋补作用。幕后之人让你爹来熬这锅天尸汤,是在熬制的过程当中,还需要放加入你爹的木行阴血,这样熬制出的效果,才会更好。”

     “日了狗了,真是个杂碎娘希匹!”

     我也是很愤怒的骂了句,这幕后之人不光让我爹来熬这种丧心病狂的汤,还让我爹把自己也搭送进去,身为我爹的儿子,听到这种情况如何能不气愤,如果让我见到那幕后之人,我肯定会拿菜刀砍了这狗日的!

     “熬制天尸汤,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环节而已,这锅汤的目的,就是为了你的倩姐。”

     “为了倩姐?”

     我惊愕的看着旁边的倩姐,这怎么就与她扯上关系了?

     “还记得那具为了掩护刘倩倩逃离,而不惜牺牲了自己的飞僵吧,虽然刘倩倩的实力比不上那具飞僵,可以刘倩倩的特殊性来看,她存在的价值,要远高于飞僵。”

     卫冕继续说∶“这锅天尸汤的作用,就是给刘倩倩提升僵尸实力用的,你爹在熬制的时候,还会把刘倩倩也一同放入这锅里,让她跟着这些人的尸体骨头一起熬制。以僵尸的皮厚肉粗来说,承受这点高温是没有问题的,通过这种方法,刘倩倩就能吸收掉天尸汤中的人尸怨阴之气,从而稳固让刘倩倩从普通的白僵,在这么短期的时间之内,平步飞升之上,达到了紫僵的实力,这种歹毒阴邪的办法,也被称之为炼尸。”

     话说到了这儿,我猛的想起一个可怕的事实!

     卫冕说起过,想要变成僵尸的可能,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个就是靠自身怨气,加之长期吸食阴气而成,第二个就是被僵尸咬了,就有一定的几率会感染尸毒,成为也会变成僵尸。

     倩姐之所以死,是因为我咬了她,让她是带着怨气聚体的死去,然又在死了之后,我爹把她埋进了阴湿之地,还在她的棺材中放下了聚阴符,在外界的条件影响之下,使得倩姐她迅速成为了一具僵尸。

     僵尸的特点是咬人,而我的毛病就是牙齿痛,只有咬住东西才能减轻痛苦,在那天晚上就是我咬的倩姐,所以她才会死去,如果说,我柳万喜也是一具僵尸的话……

     噗通一声,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己,嘴角一阵哆嗦着,脑子全陷入了一片凌乱之中。

     “好了万喜,你别胡思乱想。”

     卫冕把我给拉了起来,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连声安慰着我,“你有牙痛的症状,但你并不是僵尸,而是正常的人,所以你不需要害怕。另外师傅要告诉你的是,虽然是你咬的刘倩倩,但真正让她死的人却并不是你!”

     “什…什么…”

     听到这话儿,我心里炸开了锅似的,难以平静下来。

     “我刚才看过刘倩倩的脖子,上面确实有一排牙印咬痕,但这个咬痕迹不光宽大,而且还很深入脖颈当中,这与你这个小孩的牙齿有着很大的区别。”

     卫冕沉声说道∶“当时确实是你咬了刘倩倩,你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心里难以平复下来,根本就不会去细致检查刘倩倩的咬痕,只是一心想着应该怎么处理了刘倩倩这具尸体,因此也就忽略了这个细节。”

     “可是如果不是我咬死的,那还会是谁啊?”

     我自己都觉得不敢相信,咬死倩姐这事儿,竟然不是我干的!

     那天晚上在房间里面,明明只有我跟倩姐两个人,我把她咬了之后,倩姐就倒在了血泊当中,吓得我哭喊着出去,坐在大厅里哭,随后就是我爹娘过来了,他们见我嘴角挂着血,跑进房间一看就发现倩姐已经断气死了。

     “看来,问题就出在你匆忙跑出房的这段时间里了。”

     卫冕分析道∶“你咬了刘倩倩,把她咬得摔倒在地上,这并不代表你立马就咬死了她,人最坚硬的部位就是脖子,并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脆弱,随便咬上一口就能咬死人,你的牙齿只不过是咬得刘倩倩她出血而已。然后你受惊跑出,在这段时间之内,你是不知道房间里的一切的,而正好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潜入进了你的房间,给摔躺在地上的刘倩倩,在你咬过的伤口上再补上一口,而正是这一口,才要了她的命。”

     我听得是心惊胆颤,有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真正咬死刘倩倩的,是一个很会看懂时间的人,能够在你离开房间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如此快速准确的出手,这就说明了一点,这个人的存在,就在你们柳家。”

     “综合这些因素,这个咬死刘倩倩的人,应该就是今晚在背后跟踪我们,发现我们半夜出来,幕后之人安插在你们柳家的那枚棋子。”

     卫冕淡淡的说∶“这枚棋子知晓整个事情的过程,且十分狡猾善于伪装,幕后之人所捣鬼的一切,此枚棋子都会有所参与,越是这样的表现,就越说明了你们柳家之人的凶险,看上去并不是表面这般如农民的老实。”

     我仔细回想起,我咬倩姐的那天晚上,我跑了出来后,然后就是我爹娘听到我的哭喊声,才从房间里面出来,他们两个是一起现身的,即便我爹是僵尸,跟我娘待在一块儿,应该也没有时间再进到我的房间里面咬倩姐。

     况且当时我就在坐在大厅里,想要在我进去之后,再进到我房间,除了通过大厅的大门之外,就只剩下我房间后面的窗户,而挨得我窗户最近的房间,就只有爷爷奶奶的房间了。

     除此之外,今晚在背后跟踪我跟卫冕,把我们的情况紧急告知幕后之人,符合这个条件的也只有我的爷爷跟奶奶,家里只有他们两老在家,我娘早就在我跟倩姐结冥婚的那晚,被爷爷给赶了出去,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因此也就排除了她知晓家里的情况。

     这样一思索推测过来,幕后之人的这枚棋子,就是在我爷爷跟奶奶两人之间,板上钉钉!

     “可是师傅,我有点不明白。”

     我皱眉轻声问卫冕∶“如果这枚棋子能直接咬死倩姐的话,那为什么还需要再让我先咬上一口啊,这不是在多此一举吗?”

     “那是因为你不一样。”

     卫冕看着我,严肃的说∶“你爹的身上流淌着木阴之血,所以在死后变成了僵尸,也依旧是绿色,并非僵尸血呈灰色。而你是你爹的儿子,虽说你流的并不是绿色的阴木之血,但是你体内的血液,还要胜过你爹的阴木之血,这就叫做青出于蓝。你牙痛的病状,也正是由于你这种特殊体质而生,所以一般的药物跟土方子,都是治不好的。”

     “因此你的存在,对提升僵尸的实力,有着比你爹的木阴之血还要强的效果。在刘倩倩变成僵尸之前,如果能够沾上被你咬过的血痕,那么这对要成为僵尸的她来说,就能达到更好的成长效果。”

     怕我不怎么明白,卫冕还打比喻说∶“一栋楼想要盖的高,那么基础就要打好,而你的作用,就是一个让刘倩倩变得更强的基础。”

     “除了利用沾染上你的咬痕之外,还更是借用了这一点,使得刘倩倩是因为你柳万喜死去,从而遭来刘倩倩的报复,让你爹假死在她手中,好为你爹开脱出来,这是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说到这儿,卫冕得意的哼了声。

     “只可惜,我卫冕就是专门喜欢裁剪天衣的,而且这一剪,还要剪个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