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命运》
    六月是北海城市刚刚热起来的时候,气温也是达到了惊人的38摄氏度,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人们对这一款新游戏《命运》的喜爱。北海城市最大的新时代广场此刻依旧是排着一条长龙,他们都是在排队购买《命运》游戏头盔的人,这些人大概都准备进入这一款游戏然后大展拳脚。

     凌凡刚刚从银行里面取了八百块钱然后走了出来,望着这片广场上为《命运》疯狂的玩家们,他也渐渐的入了迷。他对这个最近天天上各大新闻头条的游戏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命运》是由二十几个国家游戏运营部联合推出的一款虚拟世界的游戏,据说可以将游戏里面赚到的金币兑换成各个国家的货币。这一个重磅消息刚刚放出来,各国的游戏玩家们就纷纷的表示要去游戏里面发展一番事业。甚至有不少人都辞了工作准备去当一个职业玩家,据说年薪上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帅哥!要加入我们的家族一起进入《命运》玩游戏吗?”就在凌凡发愣的时候,一个穿着火爆的二次元妹妹就叫住了凌凡问道。

     凌凡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以示拒绝。他又看了看这新时代广场的四周,有很多穿着暴露的二次元美眉在这里为自己的家族招兵买马。看来那些成立游戏工作室的人都在忙碌着准备进入游戏大展拳脚。

     这种以家族的方式进入游戏的团队,多数都是十分的专业,他们能够圈出一块野区修炼场,然后快速刷怪升级,无论刷装备还是打团战,都能够获得很好的效果,毕竟团结就是力量,这个道理还是正确的。

     所以《命运》这款游戏未开放已经如同一把大火烧遍了大江南北。《命运》的游戏头盔已经在各大城市发售一个星期了,但是购买的人依旧是源源不断,直接把游戏头盔的价格吵了上去。

     其实凌凡对这个游戏还是有一些兴趣的,只不过那个游戏头盔的价格实在太贵了,由于人们的疯狂抢购,它的价格现在已经涨到了三万多,对于刚刚丢掉工作的凌凡来说,这个游戏头盔根本就不是他买得起的。

     看了一眼新时代广场的大屏幕,那上面正播放着游戏里面的各种画面,屏幕的右下角正有一行进入游戏倒计时6小时06分32秒。

     凌凡无奈的撇了撇嘴,看来想要在第一时间进入游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就算现在去排队买游戏头盔,那么看看这条已经数不清人数的长龙,等到游戏头盔到手恐怕已经是明天的事情了。

     凌凡斜靠在一根电杆上,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然后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即一抹白色的烟雾飘散而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化为乌有。他那望着人山人海的眼神仿佛变得迷离扑朔了起来。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不但和女朋友分手了,而且还丢了工作,突然就变得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兴趣,心情颇有些沉闷。

     凌凡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他准备给自己的爸妈打一个电话,就说自己丢了工作,准备回家休息两个月,这样顺便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刚刚打开手机,凌凡就收到了三条信息。

     第一条是昨天才和他分手的女朋友王娇娇发过来的,上面写着:“凌凡,我其实是真的爱你的,但是我必须遵照我父亲的命令去完成他的计划。我已经买到了《命运》的游戏头盔!我要带领我的专业团队在游戏里面发展一番事业!或许这座城市并不适合你,你还是离开吧!我会永远祝你幸福的!”

     刚刚看完信息,凌凡就仿佛被一把剑狠狠的刺进了心窝,猛然间一阵刺疼,原来所有的誓言都被她父亲的安排一拳击溃,还说什么爱,简直就是操蛋。想到这里,凌凡立刻将手机举了起来,他准备愤怒的把这手机给扔的远远的,看见这信息就火冒三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第二条信息就自动的播放了。

     “哈哈!凌凡!我的好兄弟!我准备去玩游戏了!我们俩是曾经是最好的伙伴!也是最好的对手,虽然不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还是很想和你一起玩游戏!别让我在游戏里面遇见你,否则我一定狠狠地扁你一顿,把我以前输掉的东西一并赢回来!哈哈!好兄弟,我很期待和你在游戏里面碰面!提前通知你,南山区的大神排行榜第一名一定是我!”

     原来这是一条语音信息。刚刚播完,凌凡的嘴角便是微微一笑,本打算将手机扔出去的动作也是缓缓地收了回来,心道:“这小子!还是改不了那种不服输的脾气!”

     给他发信息的人名叫林惊天,他是凌凡一起长大的伙伴。两人从小就相互比拼,无论是运动会还是打游戏,两人都得比一比。但是几乎每一次都是凌凡以微小的优势获胜,而林惊天从来不服输,每一次失败之后都会努力准备下一次的比拼。这也就让得凌凡在无形之中与他一起共同的进步着。所以在凌凡的眼中,林惊天是一个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对手。

     “嘿嘿!林惊天那小子……如果我能够进入《命运》,一定要去揍他一顿才好!”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凌凡顿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听林惊天的口气,想必已经是买好了游戏头盔了。凌凡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排队长龙,苦笑着说道:“算了!这一次就让你先跑吧!”

     扔掉了手中的烟头,凌凡就准备回到自己在北海市租的房子了,因为今天已经到了交租的时间了。按了按兜里面刚刚从自动取款机里面取出来的八百块钱,凌凡就微微一笑打车回去了。

     刚刚走到自己租房子的小区门口,凌凡就听到了门口的保安室里面,几个保安在议论道:“小刘!我快要下班了!明天我休息,今天晚上准备进入游戏大干一场!”

     另一个保安小刘就惊讶的说道:“你买到游戏头盔了?我都让我女朋友去帮我排队两天了,到现在都还没买到,估计不能再第一时间内,进入游戏了!”

     “你可不知道我这游戏头盔花了五、六万,这两年的积蓄全都搭进去了!”

     听得这两人的议论声,凌凡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游戏的火爆程度看来已经深入民心了!

     这两个保安凌凡也勉强认识,毕竟这两年以来他每天都在这里出入,他也并不想过去和他们议论什么,便直接走了过去。

     “喂!凌凡你的包裹麻烦你过来签收一下!”刚刚路过保安窗口,那个名叫小刘的保安就把凌凡叫住了。

     “包裹?!”凌凡一声疑惑,他可不记得自己最近有在网上购物,更没有听说有谁买了东西寄给他。便是一肚子疑惑的从保安的手里接过了一个正方形的厚重的包裹,道了一声感谢便离开了。

     回到客厅里面,凌凡将那个包裹放在桌子上,然后就感觉到有些疲倦的躺在了沙发上,大概是奔波了一天的缘故,就慢慢的睡着了。

     “咚咚咚!!!”直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一阵轻柔的敲门声将他从睡梦中敲醒了过来。

     凌凡睡眼朦胧的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快速的跑过去,开了门。

     门刚刚打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便一溜烟钻了进来,说道:“凌凡,你躲在家里做什么坏事儿!这么久都不开门!”

     看着这个身着白裙的女孩一进屋就挨个卧室的翻看,凌凡颇有些头疼,说道:“小房东!我哪敢带女人回来呀!就你妈那暴躁的脾气,我可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没错!从门缝里面跑进来的正是凌凡的房东的女儿,她名叫夏夏,前几天刚刚高考完了,现在正进入假期。夏夏的妈妈正是凌凡的房东,她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前几年离了婚,在这一层楼有两套房子,隔壁就是她和夏夏住的房子,这一套就是租给凌凡的房子。租房子之前,夏夏的妈妈就给凌凡说明了几条强制性的规定。第一不能带女人回来住,第二不能带哪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住,免得影响了她女儿上学。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不能对她的女儿有企图。

     听着这几个条件,凌凡也颇有些无奈,前两条规定,就不说什么了。可是这最后一条,她妈也想得太远了吧,他可没那个兴致。然而要在这大城市里面找到八百块一个月的房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只好应了下来。

     后来夏夏的妈妈似乎出了远门,几乎每一个月都是夏夏跑过来收房租的,收来的房租就当她上高中的生活费。

     长此以往的这两年下来,凌凡和夏夏就已经变得很熟了,以至于后来,夏夏在电话里面跟她妈妈吵架了就跑到凌凡这边的另一间房间里面睡觉。

     所以两人也算是好朋友了。

     这时候夏夏很快的搜索完了几间卧室,又看了看厨房的水表电表,然后走到客厅,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摆出一个房东的姿态,说道:“这个月的房租一千六!交钱吧!”

     “一千六!!!”凌凡故作惊讶,然后掏出八百块钱,狠狠的在夏夏的头上一敲,就说到:“哟!我说美女房东!你考试前这一个月几乎天天往我这里跑,睡我这里的另一间房间,那我又该怎么收取租金呢!”

     夏夏捂着脑袋,小脸一红,然后又一边撒娇一边说道:“我可不管,这里是我家,我说了算!”

     凌风把钱放在夏夏的手中,就说到:“没钱了!就这八百块!不要就算了!”

     “嘁!”夏夏唾了凌凡一口,她把钱使劲的往兜里揉了揉,然后快速的走到桌子前面抱起那个包裹说道:“还说没钱!这都有钱在网上购物了!”

     掂量了一下那个包裹的重量,夏夏又说道:“凌凡这个包裹这么重,肯定很值钱,我就帮你把它打开来看看吧!”

     凌凡白了她一眼,谁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怎么会白白的寄给他。

     这时候凌凡突然间一顿,他仿佛记得自己和女朋友在一个星期前浏览某个网站的时候好像留了一个地址,原因是会免费获得一个套情趣用品。如果这就是那东西的话,麻烦就大了,被这小女生看见得多尴尬。当即便是一个飞扑跑到了夏夏的前面,一把夺过包裹,然后将夏夏推出了房间。

     “嘿嘿!夏夏,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凌凡,下个月我要加租!哼!!!”夏夏站在门外狠狠的踢了几脚房门,骂了几句之后方才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凌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才回过神来缓缓地打开这一个神秘的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