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ct 26不该
    我是在同学们的注视中继续回教室上课的,一路上还是会有人在一边议论纷纷,却没到当初那种直接谩骂的程度了。

     我的同学们依旧弘扬着沉默是金的优良传统,至我从门口走去原先的座位处坐下,他们只是微微的看我一眼,然后继续着自己的事。

     顾北已经提早的到了班里。

     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玩着手机。

     见我到来,他笑脸相迎着,手机往桌上随便就是一扔。

     “过来了,这是我让我家厨子做的营养早餐。”

     “过来尝尝!”

     看着顾北那张好看的脸,还有脸上的期待,我实在不忍心去拒绝他的好意。

     但是,我和他不可能会再有交集了。

     既是不同世界的人,最好就不要有任何交集吧!

     “不好意思,我已经吃过了!”我冷着脸拒绝,然后翻开书本,不去理会他。

     “你还在生气么?”见我的不领情,他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而是继续好声好气的问我。

     “我为什么生气!”

     “我有权力去生气么?

     “在圣雅,谁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学生。”

     “我不过是和你同桌几天就被揍的进医院了,我要是生你气,是不是过几天,圣雅就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虽然没有表现出狰狞的面孔,可这些指责却是萃了毒的利剑,十分的丑陋。

     每说一个字,伤他,更是在伤我自己。

     顾北因我的言语而收起了笑意,同学们一个个往这边看来,却是没有说话。

     在我以为他会气急败坏,或是不言不语,以后长点心,不要在招惹我的时候。

     他居然笑得向抹了蜜一样的,将早餐拿回了自己的地盘上,然后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不想吃就算了!”

     “我替你吃!”

     “还发这么大的脾气,爱生气的女生容易长皱纹!”

     “不过我还挺高兴的,书上说,一个人肯对另一个人发脾气,一定是在乎他的。”

     “人从来都只会对自己重要的人是无忌惮。”

     “高兴一点么,好好准备上课,不要因为这么一个我,而毁了你今日的好心情。”

     老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我无语的继续开启忽视模式。

     而顾北也很识相的不在和我说话了,将早餐吃好以后,就乖乖的上课了。

     他上课的时候十分的认真,我头痛的物理课,他游刃有余的与老师进行探讨,好多新奇的解发连我们那顶着老花镜的物理老师都在称赞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迎来圣雅的第一次月考。

     这也是决定着同学们文理分家的“大考!”

     开学的时候,学校里并未进行着文理分科。

     江校长的管理制度在某些方面来说也很是人性化,比如这次的月考。

     在新生开启了人生了最难忘的高中生活之时,校方会给同学们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熟悉学校环境,结交新同学,适应学校的教育模式。

     顺便思考着,以后走理工,还是文史。

     学校会采纳的学生的第一志愿,考试之前会给同学们一个晚上做思考,然后月考以后,按照分数高低进行统计,从而文理大分家。

     “枳於,我和苏鹏以后可是跟着你混了!”

     宁可看着我犹豫不决的咬着笔头时,将她和苏鹏的文理意向表直接扔给我了。

     我看着两人那分科意向上不负责任的的写着兼文兼理时,有些替教务主任小小的心疼。

     不过想想,这何尝不是我自己的意愿呢!

     我要与顾北保持距离,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同班了!

     他综合成绩都算是校里的顶尖了,文理根本就不再他的考虑范围内,又加上他的身份,比起宁可和苏鹏这中庸的意向,他更有权力选择。

     他虽然高二的学科选择的是理科,可是这被降级,就不受约束了,所以我才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去选择!

     我觉得心理有些许的烦躁。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般的困扰。

     宁可和苏鹏下节都有课,我下节是自习课,看得出我的困惑,苏鹏直接拿过我手里的意向表。

     “你们下节自习课,我给你将书都拿回去,给你请假,想通了在回教室吧!”

     “嗯,快回去上课吧!”

     目送走了宁可和苏鹏,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走着,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初见顾北的那个小礼堂。

     说是礼堂,其实就是学校里一个废弃的大宿舍,在以前,经济不是这么发达的时候,学校里根本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宿舍供师生住宿。

     便在学校的东北角这里,修了这么一个宽敞的地方,供那时的师生夜晚休憩。

     后来随着经济的飞速发现,学校的规模越来越大,一栋栋新的校舍不断的崛地而起,这个地方也就空了下来,成了学校里一个不起眼破地方。

     早年恰逢校内校外活动,会有师兄师姐们来这里排练节目,来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便给了它取了小礼堂这样的一个名字。

     再后来,学校里学音乐的同学们声称找不到一个安静且不扰人的地方做为练习室,学校便把这里划给了音乐班做教室了。

     我在站在门口,往里看去,不再是当初那空荡荡的模样了。

     以前里面只有一台钢琴,一个他。

     现里面摆上了其他的乐器,有人正在在里面练习着,是四度空间的【永远之后】。

     我曾经很喜欢的一首音乐。

     我小声的朝里走了进入,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听着他们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

     这是首非常伤感的电吉他独奏。

     曲子和电吉他独奏包含有强烈的感情。

     原创作者是四度空间乐队的苏云江。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曲子时就喜欢上了它,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听着让人有种心酸的感觉,甚至会落泪,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些难忘的岁月。

     “你会音乐么?”

     一首歌结束以后,他们停下了练习,一个打扮的十分个性的女孩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头发绑的是当下流行的脏辫,没有穿着学校里的校服,而是黑色的柳钉皮外套,破洞的牛仔裤。

     “看你刚才听的那么认真!”

     她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友好的问我。

     “要不要来一下!”

     “谢谢,我不会!”

     “我只是一个喜欢故事的人,有人说过,每一首歌,都代表这一个故事,所以我刚才想象着,这首歌该有什么样的故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电话随后响了起来,我无意间看到了来电显示【顾北】。

     她刚要接起电话,门外便进来一群人。

     “枳於,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北一进门,目光便锁到了我的身上,我看到他目光里有一瞬间的心虚。

     “你就是陆枳於!”

     旁边的人听到顾北叫着我的名字,收起了手机,好奇的瞅着我。

     后来的人本是说着话的,言语中还带有喜悦,说是什么月考以后的十一小长假一起去北京爬长城。

     在看到顾北停下的身子和他说的话,那些人立马闭了嘴。

     我几乎看到,向呈献和林媛,在看到我时,那深深的笑意。

     “我艹!”

     肖晓和文及几乎是同时开口的。

     “连续剧都没有这么精彩的!”

     肖晓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确定的往我这边看来。

     “我不能来这里么?”看着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顾北,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不属于我的地方,离开那个不再属于我的顾北。

     他来拉我,被我无情的推开了,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面孔,但是我清楚,一定特别的让人害怕。

     要不然,他本是拥着我的,为何还是难过的放开了我,任由我走。

     骄傲如他,被一个人是无忌惮的的冷言冷语,他凭什么再三的忍受。

     我是陆枳於,仅仅是陆枳於,与他并无任何的牵扯,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