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ct 33 童言无忌,谁当了真
    两个人的假期在多了一个人以后,显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尴尬!

     比如顾北晚上喜欢到我房间呆到大晚上才回房间睡觉,出门的时候偶尔会见到下楼喝水回来的顾瞳;比如他白天的时候会带上在北城里四处的闲逛着,顾瞳因为阑尾炎保守治疗,不能太累的留在家里;比如他买菜做饭只有我们两个人份,顾瞳吃不惯这边的食物,饭菜每天都会有人专程的从桐市送过来。

     顾北很少和她说话,几乎是保持着无视的态度,与我曾经见过的他们的亲昵有些不一样。

     顾瞳也挺是安静的,不吵不闹的做着一个“透明”的存在。

     在圣雅的时候,我虽然见到顾瞳的面少,但是私底下也知道他倆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和谐的。

     顾瞳和顾北两人虽不是真的兄妹关系,双方父母是多年的老友,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到来影响了两人的关系,还是什么??

     我都不清楚,也不会去过问!

     十月七日,小长假走到了尽头。

     一大早上,外面便候了一辆车,我以为是薛寧来接顾瞳了,没想到这次来的,还有顾瞳的爸爸。

     那个出现在桐市各类访谈,各类媒体,被所有市民爱戴尊重的大人物。

     虽是过来接女儿的,但是那个人的座驾一直没进门。

     他和薛寧一直是候在门外等着,一只脚都没踏入梦中小屋一步。

     出于礼貌,顾北将顾瞳送出了门。

     我就在房间的窗户边,看着外面的场景。

     顾瞳坐到了后座去,和薛寧坐在了一起。

     顾北和那个人寒暄了几句,就转头往里回来了。

     那个人走到车门那里去,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目光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与他对视了几秒,冷哼了一声,顺手拉过了一侧的帘子,隔开了我们相互对望目光。

     他若有所思的再看着这里一眼,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与他的家人坐到了一起,淡出了我的视线。

     手机响了起来。

     我走了过去拿起了手机,是多日未有联系宁可打来的电话。

     “亲爱的,你在哪里啊?”

     “人家都想死你了!”

     我才接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就是宁可那娇滴滴得让人鸡皮疙瘩竖起的声音。

     “说人话可以么!”我躺到了床上,对这那头的宁可说道。

     “人家真的想你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你,给你打电话,你还凶人家,人家不要理你了啦!”那边的宁可到时戏瘾上来了,前面说话已经让我骨头酥起来了,我好意的提醒着她收敛,她还用着那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大粗嗓子在那边发嗲。

     “宁可,你够了,我听不下去了!你要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那就等我回学校再聊,你要是有什么紧急的情况呢请打你舅舅电话,不要骚扰我!”

     “有事,有事!”我正要挂掉电话,实在受不了她那动听的嗓音。

     “说!”

     “我想要搬到外面去住,可我舅舅不准,说女孩子家家的不安全!”

     “能搭个伙不?”

     “这样两个女孩子家家的也算有伴了,舅舅再也不用担心我安全了!”

     “你说可以不?”

     “你要知道,我爸妈环游世界去了,将我扔给了我那亲爱的舅舅?”

     “这不是好好的让一个少女的花季冻结了么?”

     “16岁遇上28岁,整整四个代沟。”

     “我那舅舅要是性格开朗些吧,到也还能接受,问题是他身边没有异性伴侣……”

     “后面我不说你也知道,反正就是,我要逃离他。”

     宁可叽叽喳喳的一大堆,说的全是江校长的坏话。

     我听着电话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宁可,话说,你这样说你亲舅舅,他知道么?”

     这是坑舅好不好!

     “我哪敢让他知道这些,他要是听到不得打我一顿!”

     “可不可以么,这个提议!”

     “枳於,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向往着自由的小鸟,才不愿意被困在圣雅那破地方,外面才是我们的世界。”

     “只要你同意了,剩下的事交给我办!”宁可在那边极力的说服着我,我也在考虑着。

     我来圣雅的时候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虽然上学的钱可以不用出,可是我还要在这里生活,连什么时候离开都是一个未知数。

     我需要在桐市里站住脚,就必须想办法去挣钱,整天的呆在学校里,哪有机会赚钱啊!

     可是要和宁可住在一起,后续可是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我最怕的,就是麻烦了。

     主要的是,江校长会同意么?

     呵呵,掰着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还小鸟呢,翅膀长好了么?别还没展翅就给人拍下来了!”

     我不是打击宁可,而是对她这不现实的想法给予最真诚的纠正。

     “小宁?”

     我还想要说点,那边传来了江校长的声音。

     “不说了,晚上回来在深聊,我舅舅回来了!”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倒是宁可先说话了,还很小声。

     “好的!”

     挂了电话,我从床上爬了起来,顾北刚好的推门进来了。

     “和宁可通电话?”

     看我将手机扔到一边,他问我。

     “恩!”我回答着。

     “刚刚…”顾北走到了我的床前,欲言又止。

     “刚刚怎么了?”他说到刚刚,我大概的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你是想说顾瞳的父母来接她了么?”

     “嗯!”他嗯了一声,两只眼睛直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她父母接她回家,有什么不对的么?”我笑了起来,看着他说话。

     “你…”顾北叹了口气,在床上坐了下来。

     “顾北,你为什么那么的相信我呢?”

     “你不怕我骗你么!都那多年了,顾晨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可是她有认知,她有思想。”

     “为什么她不回来,她的父亲是桐城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她为什么要在外面吃那么多的苦?”

     “你说我是顾晨,是因为我知道这个梦中小屋么?”

     “是因为我叫的阿北恰好和你有着相同的名字么?”

     “那你有没有想过,任何一个和顾晨熟识的人,都可以知道他的身世,然后稍加点料,便能让人真假难辨!”

     我很佩服顾北的认知,要不是他一再的提起,我都忘了顾晨的这个名字。

     我现在的这个模样,连我自己都感到陌生,恐怕是我的父亲现在我的面前,都不一定认得出我了。

     “我为什么不相信呢!”

     顾北声柔了起来。

     “晨晨说过,她这一生,可能会说很多的慌,骗很多的人,可是……”

     顾北话说了一半,嘴角上扬了起来,双眼咪咪的看着我。

     我笑了起来。

     “你可真是感性!”

     “都说童言无忌,你还当真。”

     我记得那个场景。

     年幼的两个孩童,在天真无邪的年纪,许诺着纯真的诺言。

     可童年渐远,余生太长,无奈太多,谁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支撑那个稚嫩承诺呢?

     承诺是穿上糖衣的慢性毒药,我们通常只会记得初时的甜蜜,用他来支撑往后的愚蠢不自知。

     可是,我们何尝?不想回去那个无忧无虑的年月里,做一场长长梦,在长满青草的小河畔上醒来,看着记忆里那熟悉的土地,那光着脚丫子走过的石板路,那群天不怕地不怕的玩伴侣,一起打闹嬉戏。

     累了就睡,饿了就吃,痛了就哭,乐了就笑……

     不用和现在一样,将面具一层接连一层的伪装着自己,忘了原先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