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ct 42 狐狸精
    当校长室门打开,温暔、薛力,孙悦和江校长走校长室的时候,崔誊正吃痛的蹲在墙角。

     我没有很是用力,和上次顾北的力道比起来,我还算是仁慈的了,至少只用了两成的力气。

     只要是个男的,再怎么嚣张跋扈,有一个地方的弱点虽不致命,却是轻易撂倒他们的一个突破口。

     他不是始终对他家阿姨买的土鸡蛋排不上用场而耿耿于怀么,这次刚好给他补补了。

     “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小乞丐?”

     “我们家舒恒哪里招惹到你了,你随便就动手,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不给我解释清楚,你休想好好呆在圣雅。”薛力一见到我,那恶人嘴脸毫不掩饰的就展现出来。

     “你问问,到底是你儿子没有教养,还是你自身的素质就有问题。”

     “是找他将我妈的笔记本扔地上,要不然我不屑于对他动手!”

     “你明知经过还来这里指责我,不见得你们的品德有多么高尚。”

     我不顾江裔繁,不顾孙悦,与薛力对骂着。

     反正动手也动手了,爱咋咋地。

     如果早知道舒恒是薛力的儿子,我一定多砸几下。

     他儿子这点小伤小痛她就心疼了,那拜她所赐我这些年来所受的痛苦谁来买单。

     如果当初不是她,我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么!

     我没去找她,她儿子倒先招惹我了。

     “一个破东西你差点要我儿子的命,你不说我还不气,我告诉你,我们没完。”

     “我今天当着江校长的面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儿子道歉,你休想好过。”薛力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对我咆哮了起来。

     “要我给他道歉,好啊,除非你先死了,我一定向他道歉。”我阴冷的看着她那副丑陋不堪的脸,诅咒的说着。

     “你…”她准备冲过来打我,却被温暔给拦了下来。

     “舒夫人,你要是动手了,我不会对你客气的,明明刚才孙老师也解释了,是舒恒过错在先,不把师长放在眼里,不尊重同学的隐私,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舒恒的行为有待检讨,护短也要看看情况。”温暔来到面前,挡在我身前。

     “虽是舒恒过错在先,但是陆枳於打人就是不对。”

     “目无尊长,肆意妄为,还带有暴力倾向。”

     “请温董事做好交流沟通,这一次的事情,记大过一次,罚扫操场一个月,这样的行为要再有下次,学校将给予劝退的处分。”

     我就清楚江校长是不会让我好过的,果不其然。

     至这次的暴力事件以后,我成了流班那个小团体的边缘人,完全的被孤立了起来。

     整整一个月下来,我和他们几乎是零交流,因为老师也听闻了我打人的事,对我的态度说不上冷淡,却是不喜。

     我倒是过的轻松了许多。

     流班多样式的各类课程比文理班那些枯燥乏味的理论课让我更加的喜欢。

     我不用向宁可和苏鹏一样的每天一大早天都没亮的起来背单词语法,也不用每天因为一道题而苦熬到大半夜还不能入睡。

     每天过上了起比鸡早,睡比狗晚的生活。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比昌平的冬天还要冷。

     十一月的桐市几乎是在绵绵的阴雨天气里一天天的被翻阅过的。

     到了月底,太阳公公终于在大家左顾右盼的期待里露面了。

     安静了差不多的校园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操场,阳台,走廊,聚集了好多好多的学生,纷纷投入了太阳公公的怀抱里,进行全方位的“消毒”日光浴。

     “透露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听那一个?”我和苏鹏正坐在楼顶上晒着太阳,宁可提着一带的零食,朝着我们走来。

     我和苏鹏回头看了她手中的零食一眼,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苏鹏直接比我手快的站起来去迎接宁可手中的食物了。

     “这么好的天气,当让先听好消息了,莫让那不好的人和事影响了我们今日的好心情。”

     苏鹏递给了我一杯热奶茶,一块抹茶蛋糕,自己喝了一口可乐,然后在我旁边坐下,对着宁可说着。

     “也是,坏消息是明天的事,不能用明天的不快乐来影响今日的好心情。”

     “反正还早的事,等以后再说吧。”

     宁可来到我们身边坐了下来,乐呵着吃了一口蛋糕。

     “我早上不是有些肚子疼,就去我舅舅那里了。我听到他和教务主任在谈论着,关于秋游的事项。而且可能是这个周末,我们可以出去玩了。”

     “这几天的天气预报说的是最近一个多星期里,我市日平均气温都将在18~22摄氏度之间,无降雨。”

     “本来是月初就要去的,可惜下了这么久的雨,还以为学校已经取消了这次的秋游。”

     “没想到是推到月底了,我都忘了户外活动是什么感觉了,终于来了个让人高兴的好事了。”

     宁可像只雀跃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说着。

     “那有什么好玩的,听起来也不算高兴,这么多的人出去玩,听起来就不现实。”

     “有好大的安全隐患,教育局会批准么?”宁可话才说完,苏鹏就接了句。

     “王苏鹏,你能不能不要扫兴啊!”

     “这都下了快一个月的雨了,人都发霉了,你还不愿出去,你什么宅男心态啊。”

     宁可喝了口奶茶,瞪着苏鹏。

     “既然是户外实践,又是大规模多人群的集体活动,当然有事先准备了。”

     “我听我舅舅说,这次的秋游不是以往的群体出动,仅限于高一的新同学们。”

     “为了避免大批量人次造成不必要的安全隐患,高一连行流两班在内的二十个班级,分为5个队,每个队分为4个组。”

     “分别由教务主任,教导主任,团委书记,文综班科长,理综班科长带队?”

     “活动地点为欢乐大峡谷,历史博物馆,生态植物园,还有西丽海滩和紫园山庄五处,由每班班主任随机抽取要去的地点。”

     宁可将自己听来的第一消息,告诉了我和苏鹏。

     “这些地方我都有去过,好玩是好玩,既然逃不了,那就去去呗,反正周末就是拿来消遣玩乐的。”

     “以我个人的看法来讲,欢乐峡谷就是在山里的水上乐园加漂流基地,适合夏天去。但如果有喜欢蹦极滑翔的人,可以去那里;历史博物馆我这理科生是不太喜欢,感受不了那种历史的厚重感,所以不知如何评价;生态植物园是一个植物王国,挺不错的地儿;西丽海滩在也还行,就是海边晚上会超级的冷;紫园山庄半年前去过,以山而建的一个特色旅游驱,也还行,因为周围都是果园,所以特设了许多公共自行车,水果成熟的季节可以邀上三五好友一起去摘水果,现在的这个季节,可以到山上四处游玩,也是不错。”听着宁可说完,苏鹏粗略的对我们分析着几处地方。

     “你还挺能玩的么?”

     “你说的地,我一个都没去过,但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欢乐峡谷不错,我喜欢刺激。”

     “枳於,你呢?”

     他两人说着说着,问起了我来。

     “我都好。”我没有任何可挑剔的,毕竟这是团体活动,又不能不参加。

     “那我们一起去欢乐峡谷,就这样决定了。”

     “我会想尽一切的办法,让我们两个班能在同一个地方去。”宁可呵呵呵笑了起来,人也站了起来,脑袋瓜里不知又在想着什么样的点子。

     “我靠,那里来的不要脸的狐狸精啊。”

     我和苏鹏正吃着东西,任由宁大小姐沉浸在她的思绪中不愿自拔,那想她突然话风一变,两手分别拉扯着我和苏鹏的衣服。

     我转过身去,看见对面八楼上站着一对男女,尽管他们是背对着我们的,也能清楚的看清那两人是谁。

     圣雅的教学楼为倒“曰”字形建筑,我们所处的位置右侧的顶楼,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主楼。

     “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天生狐媚样!”宁可掏出了手机,嘴里骂着孙悦,手里拨了江校长的电话。

     她拨出去才几秒钟的时间,对面的江校长就接通了手机。

     “江校长,请你以后约会出去开宾馆好么?”

     “你不要忘了,这里是学校,不是风月场所,请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宁可似乎有些生气,连称呼都变了。

     那边的江校长不知说着什么,然后转过了身子,朝我们这边看来。

     随后挂了电话,对一边也朝我们这边看来的孙悦说了几句,往楼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