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弃婴
    这是一个被雪神青睐的冬季!比以往的冬季要更冷些!只见一个破烂不堪的道观中传出了,一声微弱的婴孩哭泣声!这孩子好像被死神注视很久了,哭声越来越弱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也不知是怎样的父母,会在这大冬天里,抛弃自己的骨肉!让着羸弱的孩子在雪中遭罪!

     只听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从大雪中慢慢向道观的方向传去。缓缓的靠近这破旧的道观!

     来的人穿着薄薄的道士袍,好似活在另一个位面!而这个身体只是他的投影罢了!

     只见这道士也不比,那婴孩好到哪里去,受了重伤!很重的那种重伤!估计活不了多久的样子!每一步好似都拼尽了力气!在向道观走去!

     他步履蹒跚的靠近破道观时,隐约的听到些孩子的哭声气息微弱!像是在呼唤他,也像是在鼓励他坚持一下!他加快了些脚步,可这所谓的加快,好似和刚才没任何区别!

     等他到了孩子面前时,看着这羸弱的孩子笑了笑说道:“这世间还是那般无情呀!可怜了你这娃娃了!要和我这臭道士,一起命归大道了!可惜了你还没见过人间喜乐,就要陪我魂归大道了!”

     说完这青年道士抱起了,襁褓中的婴儿笑道:“来让道爷看看你是个小子还是个姑娘!”

     等道士轻柔的解开包裹着,婴孩的破布一看,笑道:“你这娃娃注定了要做道士呦!你我相见这缘太重!真是天命难违呀!那打今个起,你就是我徒弟了好不好!只见一只在哭的婴孩听到这句话后,就止住了哭泣冲!着道士笑了起来!那种笑声音,道士觉得是一抹阳光照进了他的心底!瞬间驱散了他所有的苦难!

     道士笑道:“你这娃娃!给你取个名字吧!看看你有何所带之物!让师傅我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等你他日想下山的时候,也不至于被取笑!”

     道士轻柔的摸索婴儿栏里的所带之物,发现除了一块雕着鹤的玉牌啥都没有!

     道士细细的看着手上的玉牌笑了笑道:“看来还是个富贵人家的娃娃!可能和我这臭道士一样被人暗算了,来来师傅带你去避避风!”

     道士抱着婴儿穿过了破烂的前门,穿过了大殿,来到后院只见破烂不堪,找了许久才找到个不透风的小屋!进了小屋温度暖和了些!

     道士苦笑道:“真是破道士遇到了破道观,捡了个破孩子呀!这都是命呀!看来我这一身绝技,是想失传都难呀!有了!就叫你鹤轩怎么样?”

     道士逗了逗婴儿笑道:“就叫鹤轩了!鹤立鸡群的鹤,气宇轩昂的轩!不错!不错!我说小鹤轩呀你饿不饿呀?”

     小鹤轩的回答是甜甜的笑声,那笑声让道士温暖,不在孤单!

     冬去春来一年又过一年,花果成熟了8次,每次的芳香都是让人欲罢不能!又是一年的夏季!鸟语花香!叫人流连忘返!

     只见一可爱的小道士,从山上背着一竹篓的破衣服,嘴里背着汤头歌!快快乐乐的走向山下的小溪!微风拂过只见小道士面冠如玉,太可爱了!像这个山的小精灵!

     等到了河边,小道士看着小溪河流!夏季烈日挂空,在平原人们都会在家里想办法乘凉!可是在山里,就不用了,这里有微凉的小溪,还有微微拂过的风!茂密的森林也会帮忙遮挡住酷日的热量!

     小道士放下背在身上的竹楼笑道:“今天天气真好!真应该叫师傅出来走走!”

     之后小道士把竹楼里的,衣服取出来放到河里开始清洗。手法相当熟练,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了!用的一手的好槌木,手法有些像菜刀!而且手腕有力每一下的用力都非常均匀,恰到好处!多一丝力道过重,少一丝力道过轻!

     就这样一件一件认认真真的洗!等洗好了所有衣服后,小道士把每一件都整整齐齐的叠起来装到竹楼里,抬头看了看天空。

     笑着说道:“中午了该回去给师傅做饭了!要不他又该耍脾气了!”

     单手一挑很重的竹楼就轻松的被这小道士背起,贼兮兮的四周看了看,见没人笑道:“下回还来这洗,虽然远了些!总比遇到那些,要找师傅麻烦的,大婶要好些!”

     你猜的不错!这小道士鹤轩!而且是已经8岁的鹤轩了!

     鹤轩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了之后,只见脚下生风的跑了几步之后,跳上了树梢后又借力跳向另一颗树的树梢,不断腾挪不断翻飞!每次这时候都是鹤轩最开心的时候!等到了道观他闻到了一阵菜香!

     感叹道:“好久没吃师傅做的饭菜了!”等鹤轩走到桌子前的时候感觉浑身一热,整个身体全部着起火来!

     只听一声呵斥:“告诉你多少遍了!心如止水!把握好自己的情绪!刚给你做的衣服!”

     然而像一个火球一样的,鹤轩跟没事人一样哀求道:“师傅别生气啦!不会有下一次了!”

     道士笑道:“赶紧把情绪稳定下来!然后我门吃饭!对了过几天我要考你医术和厨艺!看看你有没有进步!如果没有给我抄写《千金方》一百遍!”

     转瞬之间又过了12个年头,还是一个炽热的夏日里,同样的归途中!不过现在的鹤轩不在那个,可爱的小道士了,而现在的鹤轩已经20岁了!相貌也不能用帅来形容了,因为鹤轩的容貌,已经超越了不知道多少个帅了!或者用神又或者用妖孽来形容更贴切些!

     一双温柔的似乎能融化寒冰的,星目好似两颗星辰一般,镶在了一张已经完美到,不能在完美的脸上!

     细碎的长发掩盖着他完美的额头,垂到了浓密又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微微上扬显得有些妩媚,星辰一样的双目在配上奇特又好看的眼型奇妙的融合出了一种极美的风情,做出的喜怒哀乐,就像代表四季的特征一样!

     不厚不薄唇,有着健康的颜色,有时嘴角微翘那种耀眼的光芒,仿佛能让人睁不开眼!

     道袍之下有着无人可比的细腻肌肤,但论肌肤让女人都能嫉妒死!白皙又不夸张白的刚刚好!多一分显得柔弱,少一分又显得过于刚劲!

     加上修炼道家绝世武学出来的气质,能叫男人都迷醉其中让人看见他就能忘却烦恼!

     在配上足有1米85的身高,这身躯上一丝赘肉没有像工匠细心雕琢的艺术品!

     如有人看到这时的鹤轩,一定认为神仙下凡!鹤轩其实刚从山上采药回来!到了道观的门口,他非常犹豫!眉头紧缩,那愁容如果有人见到,估计会马上过去帮他抚平!

     鹤轩痛苦的喃喃自语道:“今日就是师傅的大限之期了!我该怎么办!所有的药都用过了!可师傅的伤我竟无能为力!先天高手又能怎样,师傅还是救不回来!”

     只听这时一声虚弱的声音说道:“轩儿你来!师傅有话要说!”

     鹤轩像是疯了一般冲向屋里,跪倒床榻前握住,老道士的手说道:“师傅会没事的,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煎药,在配上八卦续命针,您一定能好起来的!”

     鹤轩刚要起身要走,就被老道士拽住!老道士喘了几口气,艰难的说道:“轩儿!陪着我!我有事和你说!在我床榻下有一包袱!里面有三封信!我走之后你打开,信上会告诉你怎么做!别哭!师傅已经活够本了!你的身世师傅从来没有隐瞒过!你也知道!我走后你就不是道士了!也不许你在当道士!还有你师从何处也不许说出去!知道吗?还有师傅想在吃你做的,无为道斋!你去给师傅做好不好?”

     鹤轩的手被老道放开了!鹤轩赶忙起身哭着说道:“我这就去!我这就去!您一定要等我!”说完就冲向了厨房!

     鹤轩到了厨房时已经披头散发,胡乱的捋了捋,淘米、刷锅、加水、之后鹤轩放出自己的火异能,有用真气又催动砂锅旋转!入米加水!之后一手真气一手异能,开始煮无为道斋!

     过了能有5分钟左右!鹤轩端着砂锅走进了老道的房间,慢慢靠近床榻!小声的说道:“师傅!无为道斋做好了!我扶您起来!”

     老道缓慢的睁开眼睛有进气没出气的笑道:“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吃够你做的饭!谢谢你陪我20年!咱这一脉一直都是一师一徒!我走之后你便是师!传下去!来让我尝尝有没有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