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下山
    鹤轩应声把老道扶起,然后一口一口的喂无为道斋(米粥)给老道,老道没吃几口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气息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消散,鹤轩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每一颗都包含着不舍怀念!

     鹤轩抱着老道回想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幕,有苦有甜,有欢有笑!鹤轩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怎么止也止不住!就这样一只抱着老道到了晚上,又过了晚上,又到了晚上,又过了晚上!炎炎夏日,老道还是经不住,慢慢的散发着厌倦尘世的味道!

     鹤轩知道不能在这样了,可眼睛已经肿的只能睁开一条缝了!因为这3天里他不停得哭不停得哭!哭的是天道为何这般对他无情!哭的是老道为何走的这般仓促!哭的是他又有什么理由活下去!

     鹤轩运动真气到双眼,只见双眼慢慢的消肿,他跪下对着老道磕了三个响头!可在磕下第三个头之后,又不争气的留下了眼泪,泪水与地面的距离好近!可是鹤轩不知怎么抬起头来!过了好久鹤轩才整理好情绪站了起来!走向床榻!

     从床榻下取出包袱,鹤轩一看险些又再次留下眼泪,这包袱是以前包裹鹤轩的那块破布!鹤轩没想师傅从没扔掉!可见师傅对他的感情丝毫不比他浅!

     包袱里有两个木盒和三封信,鹤轩慢慢的打开两个木盒,一个装着行医必备物品,另一个是一套精美的刀具!

     在看向三封信件第一封写着轩儿收,第二封写着张教授收,第三封写着轩儿父母收!鹤轩这次在也没有忍住留起了泪!

     打开信件一看上面写道:“爱徒轩儿!等你看到这封信时证明师傅的伤已经,再也挺不住了!别伤心!你也别哭!师傅的遗体就火化了吧!等到了SH市给我倒进江里就行!对了咱俩过了20年的日子,师傅还没告诉你师傅的道号,师傅叫青玄子!对了该学的你都学的差不多了!不让你学的你也一样没落下!现在也该是你下山的时候了!去找你的父母吧!记得不要弄丢那块玉牌!那是你找到父母唯一的线索!还有那块布!师傅只给你取了名没给你加姓!到时候找到父母不要叫他们改!知道嘛!我的床榻上的枕头下有你的身份证和户口!还有一个存折!密码是你的生日12月5号!也是我捡到你的那天!对了你父母应该距离SH市不远!因为那块玉我推算过!我没教你算卦是因为这东西太耗寿命!你别生气!到了SH市去找SH大学的张永山教授,他是我的故交,我在上个月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在他那我有一套房产也过户给你了!房子里面有个保险箱密码也是你的生日!剩下的他会帮你处理的!最后在说一句以后再也不许哭了!都20岁的大小伙子了,从我倒下之后你就成天眼泪汪汪的!晦气!以后要多笑!到了大城市要多问多学少说话!记住不要轻易相信人特别是女人!你一定要注意!你的长相可能你自己不太清楚!可师傅是清楚的!不要喝别人送你的东西!再说我也有给你讲过山下的事!有好多东西没有教给你!对了差点忘了咱们师门叫做厨医门!门规你自己定!————青玄子”

     鹤轩的眼泪就没有止住过!信纸已经有些模糊了!鹤轩赶紧用真气吹干叠好放到道袍里!看了看这屋里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把需要的东西带上背着师傅的遗体来到后山!鹤轩放出异能把青玄子包裹在内,慢慢的青玄子变成骨灰后,鹤轩看了看平静的湖面有看了看这茂密的树林!说道:“我要走了!可能不回来了!”

     说完取出一个檀木盒装好骨灰,运转轻功向镇上飞去!

     ——————

     到了镇上已经是中午了,这个小镇是华夏DL市的附近,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鹤轩买了张去DL市的火车票,刚出售票站,心里还在打颤!刚才他刚进去售票站,所有人的目光全投向他!真的是不分男女呀!售票员问了他去哪20多遍才把票打出来!不是售票员故意的,是鹤轩实在是太迷人了!看一眼就忘了该做什么了!

     鹤轩看到旁边有家卖口罩、帽子、手套之类的店铺,赶紧钻了进去!可进了这店里他才发现人更多!因为门上有铃铛,所以他刚开门所有人,就都追随着声音看相他,看到他时所有人都停滞了一会左右!有的脸红的底下了头,有的强加镇定!当然男女都有!鹤轩好不容易买好了口罩之后看了下时间,正好也该差不多上车了!

     鹤轩上车后找到了自己的卧铺位置,其实火车就3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他清楚了师傅说他容貌的问题到底怎么回事了!如果向安静只能花高价了,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青玄子的存折里竟然有5千多万!虽然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其实对鹤轩也不算什么毕竟当过道士嘛!对钱他也真就没什么概念!

     火车上算不上拥挤可是去DL市的还是很多的!鹤轩吃了些干粮,喝了点水就直接躺下小眯一会!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DL市后他发现就算他,待着口罩别人的目光,也离不开他!因为道士戴口罩要多另类有多另类!实在没办法鹤轩只能去购物了!购物的时候插曲也是有的,比如换衣服之后让人看见皮肤了!还有追问鹤轩头发为什么保养这么好的!各种问题各种解决后!姜准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形态笑道:“也不是很难嘛!”

     现在的鹤轩上衣T恤加个薄衬衫,下身牛仔裤,鞋子是简单的马丁靴!包袱别被导购小姐换成了纯牛皮男士单肩背了,导购有给他推荐的一个精致的旅行箱!一共花了将近1万元!

     鹤轩对这些没有要求再说师傅给留下的钱也足够他用的了!所以就算没有他也饿不死!他那一手厨艺连嘴刁的不行的青玄子都赞不绝口!更别说让个厨子饿死有多难!

     鹤轩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上飞机了!鹤轩心想要不弄个手机?可鹤轩又想到就算有了和谁联系呀!再说师傅也没教过怎么用手机呀!

     鹤轩扎着随意流马尾,戴着口罩、戴着墨镜!坐在VIP候机室里!现在鹤轩最怕人多的地方!或者是怕看见这些人的眼神吧!

     只见从门口进来一个,大肚光头金项链!右边还抱着一穿的很暴露的女子,进来就对鹤轩吆五喝六道:“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畅爷!湄公河那一带,畅爷的地盘!怕不怕!问你话呢!哑巴呀?”

     旁边一穿着暴漏的女子说道:“这位小哥你去哪呀?别害怕!畅哥没别的意思!说白了吧!就是我想问问你,用的什么化妆品,能把皮肤保养的这么好!你别介意呀!得罪之处不好意思呀!”

     鹤轩笑道:“也没用什么就是练练太极和气功!皮肤就慢慢变成这样了!”

     光头金项链大笑道:“还气功还太极!你砸不说你能飞呢!”

     鹤轩笑道:“我还真会飞!”

     光头金项链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看着鹤轩说道:“你砸不上天呢?会飞你来机场干鸡毛?耍我呢?”

     鹤轩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走!所以才来做飞机!”

     光头金项链有些严肃的说道:“可以了!趁我高兴说些好听话!要不然我叫你好看!敢耍我?”